论“咬耳朵”到底是怎样的一种行为

悄悄诈一下尸……

万恶的高三啊……我想回家……

——

【高亮】真·智障脑残初中生日常

成绩中游既不闹腾也不老实伦x不喜欢体育课的宅男体质学霸宁

体力排序大概如下:艾伦>沈腾>常远>王宁

同年龄设定,以及脏口出没注意*

——

王宁在上了初中后,才发现不管什么时候的体育课都是很无聊的。

列队,做热身运动,绕操场跑四圈,打篮球,日复一日。

不过好在虽然课程内容很无聊,也架不住一群特别有意思的人啊。

“我跟你说哎,特逗,他俩简直太傻逼了……”

队里艾伦自以为不经意的靠近王宁耳畔,强忍着笑意压低声音。

“昨天常远儿不是去吃麦当劳跟沈腾顺路吗,他俩吃完了从麦当劳里出来之后聊着聊着常远儿他妈居然一路跟着沈腾刷卡进了地铁!哈哈哈哈哈哈哈关键是居然谁都没反应过来后来都坐了两站了才忽然…”

“哎哎第一排那个男生!把头转过来别跟你后头的大个儿咬耳朵了!”

体育老师眼尖的发现两个不好好儿排队的人。

吓得艾伦赶紧抓着王宁的肩膀把他推回去,“转回去转回去。”

同时也站在第二排的常远趁乱踢了艾伦膝盖弯一脚。后者腿一软差点儿没摔个狗啃泥。

“噗……”

站在第一排王宁右侧的沈腾忍不住幸灾乐祸的发出了漏气似的笑声,肩膀一抖一抖的。

“都严肃点儿!”体育老师毫不客气的把手敲在带头说话的艾伦头上,“不好好儿热身一会儿抽筋儿了看你们怎么办。”

“抽筋好啊,抽筋直接进医务室,装病连下午课也不用上了……”常远忍不住小小声接话。

“咳!”

王宁严肃的把手放在嘴边咳了一声掩住塌不下去的嘴角,试图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并且我跟这几个傻子可不是一伙儿的。

热身完了照例列男女两队跑圈。

“老规矩,慢跑啊,男生四圈女生三圈。均速,不许超人,尤其是第二排那个,知道你腿长,但是给我慢点儿跑!啊对还有常远儿,你也是!”

常远无辜的转头:“也慢点儿跑?”

老师被气笑了:“你给我快点儿!那么长腿白长的?”

“都听见没!”

就连预想中没精打采的答复都没有出现。

腿长二人组一号成员艾某一脸正直的目视着前方——小个儿头顶的两个旋儿。

二号成员常某则两眼呆滞的盯着远处霾里若隐若现的居民楼。

体育老师咬牙切齿,你说这国家怎么就取消体罚制了呢?

“跑!都给我跑!”

于是一帮高度参差不齐的小萝卜头们在此命之下迫不得已的列队开始慢跑。

当然了,队尾的艾伦不属于此列——他那样儿顶多算个甘蔗。

王宁作为萝卜队代表第一个嫌弃他。

“来来来换个位儿……”行进中艾伦照常挤到沈腾前面,排到了王宁的后面愉快的颠腾,恨不得一步一蹦高儿的跑着。

“哔——”体育老师忍无可忍的吹哨。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艾伦先他一步超过了累死累活的王宁排到了队伍的最前头,仅次于一脸严肃正直军人跑姿的体委。

“报告!我跟体委一块儿带队!”

“回你原位!”

艾伦置若罔闻的跑着步,全神贯注的样子一点儿都看不出来是因为想跟同学闹才跑到最前的。

下次要不然让大个儿在前吧……可是那样把平均速度一提,队尾的小个儿们是不是就太容易掉队了?

体育老师见状,忽然天真且严肃的思考着。

而实际上,跑在第一的艾伦悄悄悄悄的回头:“哎,下节课是不就吃饭了?”

已经无暇搭理他的王宁:“……”

虽然王宁嘴上是什么都没说,但内心却是一片铺天盖地的骂街。

妈蛋!你刚不是才把我煎饼果子吃了?

鬼才搭理你哼唧。

下了这节课还有一节慢慢儿熬去吧傻子。

艾伦:“???哎你倒是理理我啊,宁儿,宁儿!”

三圈过后,王宁魂儿似的差点儿晃晃悠悠跟着女生队伍一块儿往树荫儿底下走去。

艾伦一如既往的朝他伸出手,没说话。额头微微见汗,顺着耳鬓流下一路划过锁骨,隐入大敞着三个扣子的校服短袖。

王宁喘着粗气把手递上,脸上却忍不住浮现出迷之微笑。

他忽然想起来这个动作被沈腾吐槽过是“接力棒交接的一刻”。

——但是显然,吐槽并不能阻止这种相亲相爱的行为。

艾伦明显也想到一块儿去了,带着笑意的声线随着跑动有些颤抖:“最后一棒就交给我吧?”

“行。”王宁有气无力的吐出一个气音。

于是接下来就交给艾伦了。

被人带着跑显然会比自己跑迈步的动力更多一些,毕竟在有人拽着你跑的时候属于不得不迈步跑动,否则结果就是两个人一起摔倒。

但是累还是一样累的。

于是果不其然,王宁又一次腿软到下课得找苦力架着才能上楼。

至于苦力是谁,这个问题不言而喻。

那毕竟在场只有艾伦同志一个人跑完原地站了会儿就又活蹦乱跳的打篮球去了……

“还行,好多了。你还记得你最开始开学那会儿跑一圈儿半就跟要了亲命似的吗?”某艾姓小力倍儿把他胳膊往自己脖子上一架,脑袋里倒在盘算着到底是这么让他挂着还是索性自己扛起来跑路比较轻松。

“那也没办法啊,谁让我一寒假都没动过窝儿……”

“哎哟你还有脸说——”

后头常远扒着楼梯扶手哀嚎:“沈腾你看看他们俩!我都快累死了!”

沈腾丝毫不理会他的暗示,笑的一脸欠揍:“怎么,你嫉妒啊?”

“废话!我他妈都快累死了!”

“那我也不帮你。”沈腾说着,故意轻描淡写的蹭蹭蹭连跨了十几阶,超过前面的人体搬运工跟雇主二人组颠儿上了楼。

“你大爷!”

常远怒,又没力气追上去打他,只能恨恨的把怨气撒在前头的艾伦身上:“你他妈快点儿!”

艾伦一愣:“…呀嚯?”

“你说的啊?”

刚才那一出他当然听见了,可他艾大爷是谁啊?果断停下来转身笑的比沈腾刚才还要挑衅。

“我就说了,咋地!”常远恶狠狠的瞪他。

“没事儿,你挺能。”艾伦掩饰不住的得瑟,拍拍他肩膀,“债!见!”

说罢便一把抄起宛如瘫痪患者一样挂在他身上的王宁跑的没影了。

常远:“!#@%!……#&*()——!!”

无辜被牵连,天旋地转的王宁:“???????”

最后这事儿由于楼道里不能扯着嗓子骂街要不然容易被年级主任逮到下礼拜升旗的时候当着全校师生念检讨,迫不得已的暂时不了了之。

体育完了接着又是万恶之源的英语,王宁坐在后排悄悄拿英语书遮着在底下写启东数学练习册。

艾伦脸上的红晕向来都消得慢,趴在桌子上转着笔有些昏昏欲睡。

常远本来在拿橡皮上扣下来的小块儿用尺子弹出去报复沈腾,后来因为动作太大被老师一瞪就老实了,一脸兢兢业业好学生的跟着抄黑板。

沈腾在老师转身的时候抓紧时间回头朝常远嘲讽一笑。

常远又怒,狂踹他椅子。

老师比他还怒:“你们俩当我不存在是吧?!”

课程过半,艾伦不幸被老师河东狮吼吵醒,强行打起精神——也开始写数学作业。

没办法,那老太太布置的作业要是放学之前写不完的话就得留堂啊……

“有水么?”

艾伦中途扔了个纸条儿给隔壁的王宁。

王宁看完之后把水杯递过去。

艾伦喝完之后把空水瓶递回去,又连带了个条儿过来:

“靠,喝完之后更渴了。”

“我想喝可乐。”

王宁心说你小子就是想喝可乐了吧找什么理由……“那你白喝我大半瓶水mdzz”。

与此同时他还写道,“完了被你这么说的我也有点儿想喝酸梅汤”。

纸条儿在艾伦写了什么想再传回来的时候被老师收走了,他只能悄悄偏过头对王宁比口型:那下课一块儿去买啊。

王宁点点头,真下课了却赖在座位上不走。

“你帮我去买吧我不想动……钱给你……”说着就开始摸裤兜。

艾伦眯眼,无言半晌果断抽走他压在胳膊底下的启东,然后撒丫子就跑。

“我操你大爷!”

王宁拍案而起,自己练习册都被抢了还能不赶紧追上去?好不容易追上了又累得跟三孙子一样气喘吁吁的整个人扑在了艾伦背上。

“嘿,让你刚不跟我出来吧?累不累?累死你丫的。”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某人眉毛都要飞起来了。

“去你妈的。”

王宁迅速回嘴到,说完趴在他肩上继续喘。

艾伦此时脸上的红已经基本褪去,唯独耳垂还残留着些温度。

王宁斜着眼凝视其良久。

忽然想起好像不止体育老师,好多老师都说过同一句话。

——“你俩别咬耳朵了”。

咬耳朵……咬耳朵……

累的脑子都有些嗡嗡响的王小少年莫名开始反复默念这个词。

话说耳朵……到底什么味儿啊?

不得不说很让人好奇。

……

“靠!你咬我干嘛!”

艾伦哎哟一声惨叫响彻了整个楼道。

“大哥你就算饿了也不能吃我啊!”

“嗯……”

王宁叼着他的耳垂儿不知为何还在继续思考着。

“我我我给你买薯片儿!”

“成交。”

王·好奇心极强·探究心更强·动手实践能力满分·轻易被收买·宁满意的松口。

啊,好奇心一下就被证实了,开心。

今天的王宁也很满足。

——

后记:

吃着同一包薯片的艾伦欲哭无泪:“您这是小时候缺打了个疫苗儿吧?”

“啊?什么啊,哪个?”

“狂犬病。”

“滚!”抬脚踹之。

“窝糙你咬我你还有理了?!”

——

我本来想照例带一个智障的,不知道为啥艾特不了……=-=就这样儿凑活吧

 
评论(2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