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诈尸】你才熊呢(上)

高中生x2。

其实标题瞎起的,跟文没多大关系(x

——

艾伦和王宁本是没有交集的。

一个学校篮球队,一个做题全都对,连排座儿都没排到过同一组过,哪有什么交情可言。

可就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在高一的下半学期熟识了,起因其实是一个收废品的摊儿。

现在这个年代说实话很少能见到收废品的了,而艾伦家住的老小区是为数不多在城内还能有些“传统行当”在苟延残喘的地点之一。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悠着家里让他拿去卖的一编织袋易拉罐和饮料瓶,踩着老爷子的加绒老头鞋往废品摊儿走,谁知道远远的看见了一个非常毛绒的背影。

艾伦心里嘀咕,这哪家小孩儿新买的外套?远看上去跟头小熊似的,这还没到十一月中呢,穿这么厚不得热死。

这“小熊”便是穿着棕色毛外套的王宁。

他正帮着往外掏瓶子的大爷计数呢,带了毛线帽子的脑袋一点一点的,像只神情呆滞的啄木鸟。

艾伦背着手绕到正面还没来得及跟大爷打招呼就先看见王宁了,心想这还是头一回见学霸没穿校服,没想到这么卡通,登时一个没忍住就乐出来了,赶紧往回找补。

“你怎么跟这儿呢?”

王宁数好了一共26个瓶子4个易拉罐还有两块没用的干电池,拿完钱转过头来被艾伦吓了一跳。

“我…我住这儿啊?”

“你住这儿?”艾伦稀奇,“我也住这儿啊,之前怎么没发现,你几号楼的?”

“4号……”王宁眨巴着眼看着他身后硕大的编织袋,“你也来卖废品啊?”

“家里习惯。原来每个礼拜都来,后来改每个月,现在都改半年一趟了……家里哪有那么多空瓶儿啊。”

“哦。”

王宁点点头,喇叭里吆喝着“弹棉花打被套,弹棉花加工被套”的人骑着板儿车慢悠悠的经过他的身后。

“那你每天回家都坐什么车啊,我怎么感觉我从来没在300上见过你。”

“我骑车,”艾伦一边往外掏着瓶子一边说,“而且篮球队要训练,早出晚归的你怎么可能见得着我。”

“也是。”

王宁装恍然大悟状,其实内心里纠结的一团糟。

这走又不是留也不是,语死早的学霸除了知识点以外哪懂得什么社交要领,绞尽脑汁的思考着怎样才能不冷场的平安度过这次危机。

有什么共同话题,作为一个班的人一定会有的共同话题……

艾伦原以为王宁在私下里会活泼一些,两个人能轻松愉快地聊两句最近班里那谁和他家那小谁的八卦然后顺利分别,谁知道这人一开口还是那副书呆子德性:“这个礼拜英语卷子你写了吗?”

“……”艾伦愣了半晌,结巴道,“什什么英语卷子。”

“就,王老师礼拜五发的那套卷子啊,说礼拜一第一节课要对答案的那个。”王宁茫然地答道,“我记得这礼拜不就这个吗,难不成还有别的?”

艾伦顿时“嗷”的一声哭天抢地,“完了!我还没写呢!这可怎么办啊!老王那恶毒的女人肯定又要罚我抄课文儿了!”

“恶毒的女人……”作为英语老师的得意门生的王宁心情有些微妙,又觉得有点儿搞笑。

“那你还不赶紧回家写?”

他想着能把人就这么赶回家最好,谁知道艾伦眼睛滴溜溜一转,一把拉过他的手腕就往小区南门走。

“走学霸,带你吃盐酥鸡去!”

王宁一脑袋问号:“你不回家写卷子带我去吃盐酥鸡干嘛啊?”

艾伦一脸谄媚:“您说呢?”

王宁看了他的表情秒懂:“……我不接受贿赂。”

“别介呀学霸,学神,您就是我亲哥哥行不行,卷子就给我看眼呗……”

王宁最受不了死缠烂打,眼看着就要答应,却还是在危急关头端正了自己作为新时代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五好青年应有的态度。

……最主要是,被发现抄作业的话,惩罚是连坐制的啊。

“不行,你要是不会我可以教你,但是抄不行,你当王老师傻啊。”

“嗯……也行。”艾伦歪着头想了一会儿,马上答应了,心说了到时候就说都不会,王宁估计也拿他没什么辙,往后顶多多赔他两顿盐酥鸡道歉呗,实在不行就再加一个煎饼果子,不能再多了,再多他自己就没得吃了。

王宁被他的回答噎了一下,“好吧……”谁知道这家伙答应了啊!这种时候不应该说“那就算了”然后发微信去找别人借卷子吗?这家伙赖上他了吧!

——

照例 @狗肉菌_我爱我瞎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