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熊呢(中)

如此这般,年级前五的王宁同学的大驾光临受到了艾家全体上下一致的热烈欢迎。

艾伦他妈就差热泪盈眶了:“你是我们大伦儿交的朋友里第一个好学生啊!”

“妈你差不多得了,别吓着人家。”艾伦无语,“你别听她瞎说,我发小儿成绩好着呢。”

“得了吧,你瞧他那破学校……哎,我给你们削个梨吃吧,艾伦快别傻站着了,领你同学上屋写作业去,快去!”艾妈刚指使完自己儿子马上又朝王宁笑得一脸温柔,“王宁儿是吧,你们先去忙,阿姨一会儿就削完给你们端过去哈。”

王宁不敢推辞长辈的好意,“……好的阿姨,那就麻烦您了。”

“不用客气,去吧。”艾妈笑眯眯地拍拍王宁的后背,“替我好好儿管管他啊,听你们班主任说这回月考这小王八蛋英语又没及格。”

“妈您可悠着点儿吧,我是小王八蛋您是啥啊?”

“你管得着吗我就叫了!小王八蛋小兔崽子!”

王宁:“……你妈妈真活泼。”

“她就是个傻子。”艾伦嫌弃脸拧开自己屋门,“没收拾啊你见谅。”

“没事儿。”王宁跟在他身后进屋,由于身高差距看起来像个小尾巴似的粘在艾伦身后。

他这还是上高中头一回来同学家,之前就算几个人约着一起写作业也都是在麦当劳肯德基这种地儿,哪有机会上家去啊。

艾伦胡乱的把桌上摊的一堆乱糟糟的书纸笔本扔到床上,腾出了一大块地方给学霸大人用,自己又颠儿颠儿跑厨房搬了把椅子回来,这才把那张在书包里有点儿皱巴了的卷子摊开了傻笑着打开台灯。

“请。”

王宁纳闷地看着他,“请什么啊,你自己写!”

“啊啊……”艾伦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你就这么绝情合适吗……”

“……我怎么就绝情了……”王宁汗颜,“你先写,遇到不会的再问我。”

艾伦想想外头哼着《假行僧》削梨的妈,估计要是知道自己求人帮着写作业一定不会介意重操旧业把自己打的愿意相信真的有魔鬼的,于是只能委委屈屈地拿起了笔杆子,暂时弃球从文。

艾伦从来不笨,但是高中英语这种纯靠词汇量和语法知识取胜的科目光靠临时抱佛脚是肯定不行的,于是王宁在给他讲完整张卷子之后不得不苦口婆心地劝道,“你还是背背单词吧……”

艾伦泪流满面:“……我尽力……”

经过这一回庄严而又神圣的补作业大会之后,王宁和艾伦算是开始渐渐有了些交集,但也仅限于有的时候课间对上眼了打个招呼,王宁在早上收自己组作业的时候会顺带问一句艾伦写了没没写赶紧补或者艾伦在没吃早饭的时候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四处问有没有吃的的时候又多了一个人选而已。

可是一成不变的话题总有让人感到厌烦的时候,艾伦甚至怀疑王宁是他妈派过来的间谍,成天就知道问他作业写完没有。

“你就不能问点儿别的呀?”艾伦有些不耐烦的挠了挠头发。

王宁一怔,“……我不知道问啥啊。”

艾伦也一怔,“啊?”

“你看,我也不打球,”王宁急忙摊开手解释,“不如说我根本就不爱运动,我也不玩儿游戏,其他就也没啥可聊的啊。”

“……也是哦。”

艾伦想了想,是这个理儿。

“对不起啊,刚才凶你。”

“没事儿。”

王宁摆手,但确实从此以后就很少主动问起艾伦的作业了。

两人的交集次数又再次减少下去。

艾伦其实也挺过意不去的,但跟王宁着实也聊不出个屁来,索性就算了不去想。

他打他的篮球,他学他的习,本来就不应该有什么紧密的交集才是正常的啊。

这样冰冻的关系直到王宁被体育老师以“投篮准心太差姿势也不对”为由塞到班里唯一一个校篮球队的艾伦手上一对一教学才稍有缓解。

艾伦看着王宁宛若投石车一样的姿势和软绵绵还没飞到一半就往下落的球头一回意识到,学霸也有不擅长的事情。

然后顺理成章的就膨胀了。

“哎嘿!跟着哥们儿混,包你投篮一投一个准儿!”

“希望吧……”王宁气若游丝,双手撑膝盖都快喘厥过去了,毕竟来回捡球也是需要体力的。

“……我去,这才几回啊。”艾伦一愣一愣的看着他,“你这体力不行啊,平常别老窝在家里学习,要不然你这哪天学着学着猝死了找谁说去。”

王宁的白眼翻到天际,“我不窝在家里学习你当我年级第三哪儿来的?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再说了我又没有好记性,没办法啊。”

“哎,都是生活所迫。”艾伦叹息。

“说起来我妈还让你什么时候上家来玩儿呢,不然什么时候你有时间咱俩交换交换技能,你教我写作业我带你出去打篮球去得了。”

王宁想想,自己体育也还是想及格的,到时候教他写作业的时候把自己作业也带过去不就完了,于是爽快地应道:

“行啊,好主意。”

——

照例带 @狗肉菌_我爱我瞎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