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熊呢(下)

于是“体育作业互帮互助小组”就这么成立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自哪个体院的组织呢。

成员其实就王宁和艾伦两个,放学就直接回家和放学训练完了直接回家的生活轨迹也变成了“放学等艾伦训练完一起回家”和“放学训练完了和王宁一起回家写作业”,为此艾伦连车都不骑了,天天跟王宁一起公交车上下学。

也得亏是俩人都住在同一个小区里,不然王宁的父母还真不放心,成天在外边待到那么晚才回家,谁知道在外头干什么呢。

托艾伦的福——也不知道算不算“福”,但总归王宁也终于有些习惯他粘人的性子了,天知道一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儿怎么这么容易就撒上娇了,赖唧唧的瘫在床上不哄好了绝不动笔,前者又碍于是朋友想让他赶紧把作业写了别成天挨老师呲儿的心,不得已练就了一身高超的游戏本领……专门帮艾伦血虐对手,爽了之后他老人家才肯慢悠悠的爬起来开始写作业呢。

后来跟艾妈熟了,王宁也好奇过是怎么才能养出这么个儿子的,谁知道一问之下艾伦他妈一脸的懵逼:

“这是我儿子?”

王宁点点头。

“您儿子呀。”

艾妈眼神复杂:“他原来可从来不跟朋友这么撒泼打滚的,都说他脾气好着呢,现在怎么变成这样儿了…他没欺负你吧?”

王宁:“???没倒是没有……就是挺奇怪的。”

后来他拿这事儿去问艾伦,后者也很懵逼的回忆了好一会儿才在王宁的提醒下终于意识到自己平常老跟他撒娇。

“……合着你自己都没意识到啊。”

“没。”艾伦思索了半天,“我估计潜意识里拿你当家人了?你这么靠谱,又老跟我妈似的管着我,还陪我玩儿……”

“嘿,那你倒是叫声哥啊。”王宁一听来了劲,身体向前倾着一脸期待,声音带着些本人未曾察觉过的软糯。

“你最开始求我帮你写卷子的时候不是还说我是你亲哥哥呢吗,你倒是叫一声听听啊。”

说话的少年眼里带着些被暖气捂出来的水汽,就连脸颊也被热的是微微泛着粉的——像草莓味儿的袋儿淋,一直延伸到耳后艾伦看不见的地方。宽大的校服盖住了他纤细的手腕,却还是有几颗黄花梨的珠子落在了他按在椅子上的手背上。

怪不得他连出汗都带着一股木头的香味儿——

艾伦这时候脸倒是腾的一下红了,还好在暖黄的台灯下不太看得出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缩。

“你先等会儿……”

“嗯?”

“宁儿啊,我得告诉你个事儿。”艾伦神情复杂地咽了口唾沫,“哥们儿好像……恋爱了。”

“嗯??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就在刚才……你看我的时候。”艾伦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怔愣的望向他的眼睛,“好吧也可能在很久以前,我觉得你从后头看上去像只小棕熊的时候,我也不知道。”

“你才熊呢好吧……”王宁下意识反驳,顿了两秒猛地反应过来艾伦刚才说了什么之后脸也唰的爆红,低着头转着手里的黄花梨手串不肯说话了。

于是俩人就并排坐在写字台前,脸一个赛一个的红。

“内什么,先,先写作业吧……”

“嗯……”

说是写作业,其实只是换了个姿势懵逼而已……这俩人现在哪有什么心思写那劳什子作业啊。

“你觉得呢。”

半晌,艾伦用指尖轻轻的戳了戳王宁的手肘,声音很轻,像是怕打破什么。

“觉得什么……”

“就是这个事儿……你打算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啊……”

王宁克制着自己不去看艾伦的眼睛,说起话来却是前言不搭后语,声音细若蚊蝇。

“我要是不答应你肯定又不写作业了,我体育还想及格呢……”

话音刚落就被人“嗷”地一声从背后熊抱住了。被抱了个结结实实的王宁最后红着脸也无奈了,心甘情愿的揉着他在自己肩上乱蹭的大脑袋叹息。

“所以才说你熊啊……”

——

咕咕咕 @狗肉菌_我爱我瞎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