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到头终有报】03

前文走这儿:

02 01

——

时间倒回前几个月。

西门庆是在一桩酒会上撞见潘金莲的。

那佳人一身粉袍脸颊微红步子悬浮的直往他身上撞,西门庆顿时觉得眼前一黑。

得,又是个来碰瓷儿的。

他家里已经收下了好几个借着撞完他娇娇弱弱往地上一摔从此讹上他吃白饭的了,天天都当祖奶奶供着,一个不高兴了就要上别处说他西门庆把她们娶进门之后从来不同寝,搞不好是个身子虚的,谁知他只是不心动而已。

可娶都娶进门了,这么说出去也不合适啊……

本来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现在还要怕她们四处乱说去的西门庆也很苦恼,再这样下去家里就要被吃空了,他一辈子赚的钱差不多都要搭进去了,这帮子女眷吃的再少也抵不过人多啊,何况个个儿还要金钗子银镯子的供着,给谁多了都不高兴,又不能都给休了,要不然怕是他那药铺就要臭了街了——身为一个卖药的,即使你不是个郎中,身子也不应该有病,要不然就是你的药材不好,那要不然怎么可能连你自己的病都治不好呢——这就是老百姓的想法。

所以当那潘金莲跟他提出要什么“比翼双飞”的时候他也起了一把整整她的心思,假模假式的拿出一包儿巴豆粉来告诉她是毒药,准备等摔杯为号之后狠狠地过去嘲讽一番再告诉她那是巴豆粉转身就走,反正这女的也本来就没安好心,还不许他小小的报复一下?

结果呢,他一进门儿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儿就被那身材矮小的武大郎给扑了个满怀,手下就是那人纤细却完全不同与女人的有力却柔韧的腰,那种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说话方式放在武大郎身上却让他觉得半边儿身子都酥了,转头去看披着潘金莲壳子傻站着的武大郎也莫名觉得顺眼了许多,心下第一个冒出的想法就是,要是他怀里这个人配上那副呆蠢的样子……

不对,那不就是武大郎吗!

西门庆烦躁的抓了把头发,心跳快的不像话。

不过还没等他细想就被那个意外袭来的天雷给劈了个正着。

我可什么都没干啊,你个贼老天……

西门庆最后的意识就是这个,然后就晕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就跟你们所知道的那样,一通换最后他被劈到老虎里了,被武松追着一路又跑回了武大郎家里,最后被武大郎好说歹说的不想在自家里闹出了人命招来晦气劝住了,猛地听见一声炸雷惊响腿又一软失去了意识。

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西门庆赶紧去看自己的手,是人类的手掌,一低头又是熟悉的锦衣华缎,高兴地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这时才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对,已经没有人关注他怎么样了,潘金莲被武松拿刀指着逼在墙角,武大郎低着头沉吟了一会儿摆了摆手,武松这才不甘的放下手中的刀。

潘金莲赶紧想凑过去给他陪个好儿,却又被武大郎一嗓子别过来给喊住了,武松再次举起刀拦着她不让她接近,几人就这样僵持着直到武大郎洋洋洒洒的写下一封休书。

“给,你自由了。”武大郎把那张纸抛给她,又转身跟他弟弟交代,“我出去散散心,不一定多久后回来,你不用跟着,好好儿帮我把家里的作物都照顾好了回来给你做炊饼吃。”

武松还想劝他至少今晚在家里待着,明天再走,武大郎却说他此意已决,一刻也不想多呆转身就走进了连绵的雨幕,西门庆在一旁楞了一下赶紧追出去了。

——

hhhhhhhhhhhhhhhhhh夸我实力洗白小能手!

西门庆都能让我给洗白成吃哑巴亏的傻小子233333333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Tardis里的厨娘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