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到头终有报】07

前文走这儿:

06 05 04 03 02 01

——

估计你们都快忘了前文的剧情了233333

——

幸好,掌柜的的预想没有成真。

武大郎在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弄了一阵之后端着还冒着热乎气儿的炊饼出来,回头又进去拿出一碟调好的咸菜,晶亮的辣油浇在上头撒上了一把白芝麻好看极了。掌柜的跟在后头殷勤的帮着端了两碗白粥过来,烫的直捏耳朵,讪笑着说不打扰了便回了自己房间。

“那么大郎……兄,我就先睡啦,晚安。”西门庆站在自己房门口笑得满面红光见牙不见眼,“你的炊饼真好吃!”

武大郎装作不在乎的向他挥挥手也进了自己的房间,一关上门就靠着门板缓缓滑坐在地上止不住的傻笑,心中有什么东西软软的膨胀起来,让他想要放声大笑又怕被隔壁听见,只能扑到上房柔软的雕花大床上滚了几圈儿之后抱着被子眯缝着眼,一会儿就觉得困了,赶紧爬起来去了外衣才放心的躺下。

把蜡烛吹灭之后窗外的月光就是唯一的光源了,武大郎双手枕在脑后想起刚才那个坐在他对面狼吞虎咽的傻小子不禁笑眯了眼,他还头一次见人能把最简单的炊饼就着白粥咸菜吃出绝世佳肴的动静儿来,也是挺有意思的。

深呼出了一口气,武大郎又想起白天出城的时候路过戏班子听到那些个咿咿呀呀的戏曲儿,忍不住哼了一小段儿才算过瘾。

我这都发什么疯呢。

武大郎暗自嘲笑自己刚才跟个小媳妇儿似的举动,但是心情又止不住的雀跃,他只能趁着有再打几个滚儿的念头出现之前强行两眼一闭,睡觉。

隔壁的西门庆也好不到哪儿去,坐在窗边儿撑着脸,月光下的俊脸上写满了“我恋爱了”几个大字,仰头盯着月亮傻笑,怎么看怎么像刚才被他一口口吃进肚里的炊饼。

足足待到亥时,西门庆终于发呆发够了,傻笑也笑到脸都有点儿酸了,揉揉僵掉的腮帮子也心满意足的倒在床上睡了,睡梦中砸吧着嘴好像还在回味着那炊饼的滋味,心里一片暖洋洋的熨烫。

第二天早上沐浴在阳光里的两人都伸了个懒腰,不约而同的兀自感叹好久都没睡得这么舒服过了。

西门庆穿戴整齐的站在武大郎门口,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万一那人还在睡怎么办,就这么纠结的当间儿面前的木门开了,武大郎离他不过一丈远,一低头就可以碰到他毛茸茸的头顶的距离,仰着脸看他。

“早啊。”

“啊!早,早…”西门庆刷的脸就红了,赶紧退了两步指指楼下,“…吃饭去吧?”

武大郎应了刚准备往下走,就被西门庆拉着扯进了屋。

“哎…”

“嘘—”西门庆赶紧把食指竖在最前面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放开他从身上摸出好几块儿沉甸甸的银元宝出来,一股脑儿塞到武大郎手里,“我刚才忘了,这个,你帮我收着。”

“……啊?”武大郎愣愣的低头瞟了一眼手里的银锭发出了个疑惑的单音节。

“你会管钱,你帮我收着。”西门庆挠挠头,这些年赚了钱以后他对这些精打细算的东西就疏忽了不说,还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又不愿意讨武大郎嫌,索性就把身上所有现钱找出来给他,身上就留那几块儿牌子,万一走散了也饿不死,“我知道我花钱大手大脚的,这样儿原来有收入还行,现在就不好说了……所以你来帮我管着吧。”

武大郎神色怪异的看了他几眼,“你不怕我拿了钱跑了?”

“你不会的。”西门庆笑得一脸傻气,“而且区区几块儿银子,我还不至于这么没底气。”

“你啊……”武大郎扶额,再度无奈。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要是再推脱好像就显得他不够意思了似的,只能勉强接下,俩人这才下楼去吃早饭。

——

西门庆:我爹留了遗言说我太能花钱了,以后要让媳妇儿管钱!(不是

照例带等着吃炸酱面的老流氓 @狗肉_Tardis里的厨娘 =3=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