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到头终有报】08

前文走这儿:

07 06 05 04 03 02 01

——

欢迎走进大型户外真人秀《善恶到头终有报》

本期将带你走进大雨磅礴下的桥洞子

来看看西门庆跟武大郎将会如何应对恶劣的天气呢?

被老流氓半逼迫着放出来了

……自我感觉有点儿怪

你们多见谅233333

——

下了楼掌柜的热情地迎过来,看着人高马大的西门庆好像在看一座移动的银山,却不想这回是他身前的小矮个儿发话了,要了早饭之后就让他退下了。

吃完早饭两人在掌柜的怨念的眼光里出了客栈,一路溜溜达达连吃带玩儿,一连接下来几天也是这样。

自然而然的,二人关系越来越好,也不如一开始那么拘谨了。

虽然起初目的是不纯的,西门庆却觉得首先不管怎样他这个兄弟交对了,当然要是能变成恋人就更好了……不过他也不着急,这人是他的,就该是他的,急也只能把人家逼急了,还不如一步步来呢。

武大郎也在相处的过程中渐渐有些动了恻隐之心,这人说是跟他表白了,实际上却一点儿出格的事情都不敢做,不小心碰到手都能让他咧着个大嘴傻乐好半天,看得他也莫名觉得这人分外可爱起来。

起初他把这归结成对于晚辈的一种溺爱,但是当他发现那些不经意间的身体接触也让他感到一阵心跳加快的时候,也只能无奈地认下了他自己是真的对这傻小子动心了,但是又碍于面子不太好意思说出口,只能这么吊着,但是对于西门庆某些是个人就能看出来的心思也默默配合了,比如累了就自然的往他身上一靠,两个人互相都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却笑得同样的傻气……

二人心照不宣的维持着这种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继续旅行,直到那个雨夜。

那天傍晚二人路遇瓢泼大雨,正巧是在城外附近没有任何建筑物可供二人躲藏,西门庆仗着身量高用自己的外袍盖住了武大郎带着他在雨里横冲直撞,终于见到了条湍急的河。

有河,势必有桥。而有桥,那么就意味着有桥洞,他们就有可躲雨的地方了。

果然,沿着河流走西门庆就远远看到了那架立在河上的石桥,急忙三步变作两步的跑到了桥洞下。

有遮挡的地方势必要温暖一些,西门庆有些不舍的放开武大郎,从被武大郎护在胸口的包裹里拿出了两件干燥的布衣,转身扔给武大郎一件就开始宽衣解带。

武大郎看他毫不忌讳的当着他面儿就开始脱衣服刷的一下脸爆红,直把他推过身儿同时自己也背过去,摁着心脏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始换衣服。

两人换好衣服之后身上暖和了许多。武大郎身子小,穿着西门庆的衣服像是大氅一样罩在身上,裤腿挽起了两道还是松松的垂落在脚面上,看起来像个偷穿了自家大人衣裳的孩子。

西门庆偷笑着坐在地上,把包裹里已经冷掉的吃食拿出来刚准备招呼开吃,就被武大郎拦住了。

“先别急着吃,你等我会儿。”

由于河是宽河,桥自然也是大桥,附近的空地上有不少干燥的枝条,西门庆看了也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了,站起来也过去帮着捡起了木条。

“嘿,咱们运气可够好的。”武大郎喃喃自语,喊还在捡枝条的西门庆,“庆儿!”

“干嘛?”西门庆放下枝条赶紧跑过来,武大郎指指地上还有他小腿那么高的木桩,“能给砍下来不?”

“能——”西门庆笑的得意,从怀里掏出前两天刚买的匕首,卸下皮套的刀刃闪着寒光,“看我的。”

“弄下来一整块儿啊,做得好待会儿给你做好吃的。”武大郎笑眯眯的拍拍西门庆的肩,自己继续检树枝去了,完事儿从包裹里摸出两块儿打火石来,唰的一下火就起来了。

——

顺便一提

“庆儿”什么的,重音在“庆”上

跟伦儿差不多233333

放完就被逼着去刷牙睡觉了

还真是用完就扔啊(躺平

照例带逼我刷牙去的老流氓 @狗肉_Tardis里的厨娘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