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到头终有报】09

前文走这儿:

08 07 06 05 04 03 02 01

——

欢迎回来大型户外真人秀《善恶到头终有报》,这里是西门庆武大郎专场,请大家自备墨镜,闪瞎不负责

前排兜售西湖特产哈尔滨红肠儿味儿的狗粮,电灯泡,以及爆米花,想要拿糖来换

——

“看来他这爱瞎买东西的毛病还真是有点儿用处的……”

武大郎放下打火石添了把树枝,坐在一旁盘算着一会儿要做点儿什么吃的。

西门庆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一手抱着一截木头一手拎着一只昏死过去的野兔。

“这回可是真有好吃的了……”武大郎心想,西门庆这小子运气何止是好啊,连忙好奇的问,“哪儿来的?”

西门庆笑的嘚瑟,“刚才我砍木头的时候在犄角旮旯儿里发现的,小家伙儿瑟瑟发抖的,本来看见我过去想逃,不过没两步就被雨滴砸的直不起身来了,它腿上有伤,估计附近是有村子让猎户给打的。”

武大郎接过匕首跟兔子来先把它弄死了,省的一会儿再出什么幺蛾子。

把匕首用雨水冲刷干净之后,武大郎盘着腿抱着那块儿木头把它劈成两半,中间挖空,两个“碗”就大功告成了。他又起身摊开了刚才从马背上摘下来的背囊,露出一顶头盔来,那是西门庆被路边的小贩忽悠着买下的,非说他戴着好看,什么天神下凡,英姿飒爽的,顿时就给他夸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大手一挥,付钱!

头盔倒是用上了,只不过是为了当锅使……

武大郎回忆着当时西门庆邀功一样的戴着这顶头盔给他看,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无奈的笑意,不可否认确实很帅气……

要不然他怎么肯掏钱呢。

洗完头盔之后武大郎将水囊里的水倒了一些,让西门庆坐在火堆旁边等水开,又拎起兔子到一边儿处理去了。回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出原样儿了,片好的肉堆在刚才做的木碗里,连同干粮一起下锅炖,还留了两条兔腿串在洗好的树枝上烤,都弄完之后武大郎把树枝塞给旁边儿看的眼馋的西门庆,自己拿着树枝负责搅拌汤,后悔刚才应该省着点儿木料再削出俩勺儿来。

不过没勺儿也能喝就是了。

武大郎显然是吃过苦的,经验极其丰富,泡发了的干粮跟兔肉混合在一起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香味,闲不住的武大郎又不知道在哪儿找出了好多菌类切了扔进去,汤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奶白色,看的西门庆是啧啧称奇。

武大郎搅拌着汤里的东西撑着脸看不停的翻面儿问好了没的西门庆,看他一副口水都快下来了的样子忍不住轻笑,看了看火候终于说了声可以吃了,与此同时西门庆像是接到了发号施令一样的扑了上去,迫不及待的撕下了一大块儿肉来,烫的直吸气。

“……你慢点儿。”武大郎无语的把水递过去。

一顿热热乎乎连汤带水的晚饭最终被两人吃的干干净净,吃饱喝足的西门庆靠着桥洞壁揉着肚子嘬着牙花儿,好不惬意。

武大郎看他这副大爷的样子忍不住过去弹他一个脑嘣儿,看他一头雾水的样子不禁嘿嘿笑着牵马去一旁吃草了,走到边儿上发现雨还是大的吓人,砸在地上声音极响,不由得感叹幸亏他们找到了这里。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西门庆已经有一搭没一搭的点着脑袋了,感觉到他过来下意识的把人揽到怀里,武大郎刚想动就撒娇似的开始哼哼。

武大郎没辙,只能顺着他的动作把姿势调整的舒服了一点儿坐在他的腿弯儿里,侧头刚好可以看到他轻轻颤动着的睫毛跟高挺的鼻梁,心下顿时乱了阵脚,试图挣脱开西门庆的怀抱,却被人死死地勒住了腰。

“……”

武大郎无奈,只能自我催眠这还不算什么,不就是跟一傻小子为了取暖睡一块儿么……

——

大家都各种放冷箭(?

大写的不开心

所以放糖(什么鬼逻辑

照例带洗脸去了的老流氓 @狗肉_Tardis里的厨娘 

被捅了刀心情不好,要老流氓亲亲才能睡着(躺平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