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冰洋】42

哦对了我放假了!!!!

从今儿开始放到七月十八

又可以浪了(欢脱脸

——

开考前艾伦有些紧张,焦虑的走来走去,还神神叨叨的拉着王宁的手把他的手包在自己掌心四手合十抵在额头做祈祷状。

“王宁儿保佑王宁儿保佑王宁儿保佑……”

王宁看他那样儿也难得配合犯傻一回,乖顺的任他摆布,末了还一本正经的握住艾伦的右手装模作样的发了一阵功,信誓旦旦的说:“好了,我把我的智商分给你了,你一定会考好的。”

却不想艾伦一下儿扑过来搂着他笑得直抽抽,直喊宁儿你太可爱了云云。

王宁炸毛,“还不是因为你!什么保佑啊真是的……”

“不过你这么一弄,我好像还真觉得有点儿信心了。”艾伦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谢啦。”

王宁故作别扭的哼了一声,不过还是默许了艾伦凑过来粘着他“沾沾仙气儿”的举动。

期中考试的排场反而没有月考的大,就在本班考。不过是按照排名排的座儿,艾伦刚好坐在王宁隔一排的地方,一抬头就能看见他认真答卷儿的背影。

真正考试的这一天反而格外轻松,艾伦跟王宁都不是那种会趁着间隙赶紧复习的家伙,只不过前者是因为他那套“会的不用看,不会的看了也不会”的理念,而后者则是因为觉得没必要罢了。

上午考了头三门外加一科政治,趁着午休两人来到操场上溜溜弯儿活动活动。

“哎宁儿,一会儿放学吃点儿啥去啊?”艾伦囫囵吞枣的把刚才买的包子吃进肚里——艾妈怕回家吃饭耽误时间,给了钱让他们自己买饭吃。

“不知道。”还有十几分钟午休就结束了,王宁把糊了他一脸的红色围巾扯下来,“说实话这个天气我更想回家睡个午觉……啊,也不算午觉,反正就是在被窝儿里待着,看看书啊迷瞪一会儿,都行。”

艾伦深表理解的点点头,“也是。不过为什么最近这么容易困呢……”

“春困秋乏夏打盹儿,睡不醒的冬三月……”王宁说着打了个哈欠,“下午考什么来着,历史?”

艾伦点头,“嗯,完了是什么来着,地理?完了就没了吧?”

“还有生物呢。”王宁伸手示意艾伦拉他起来。

“哦对,”艾伦稍微一使劲儿把他从地上拽起来,“现在就回班吗?”

“嗯,应该快打铃儿了。”王宁看了眼艾伦的手表答。

“那赶紧走吧。”

下午的考试考得特别快,好几科都有开卷部分,艾伦抱着王宁给他勾的重点抄的起劲儿,心情也不免的放松了不务正业起来,偷眼去看王宁挺得笔直的背脊。

教室里暖气开的足,王宁穿着校服外套觉得热,于是就把它脱了露出一件深咖色的高领毛衣来,夹在发根跟高领之间的一点点后颈看着格外显眼,艾伦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不出意外的惹来了老师的瞪视。

等最后一科生物考完离放学还有半节课的时间,学校索性赶了所有学生去操场透透气儿,其实只是不想让他们在走廊里吵闹打扰到初二初三的学生们罢了。

王宁知道要出教室赶紧把脱掉的衣服又一件件穿回去了,艾伦在旁边儿帮他拿着围巾一会儿递过去,围好之后王宁舒坦的呼了一口气把大半张脸埋进了围脖,只露出鼻子往上的部分。

“哎你刚才闭卷儿选择第十一题怎么选的,是c对吧?”

艾伦抬手遮住脸,“别跟我说这个……现在都考完了!咱们现在需要撒开了玩儿!放松懂吗,放松!”

常远在旁边儿跟着附和,岔开话题,“话说,你内件儿毛衣我怎么有点儿眼熟……”

“啊?你说这个啊?”王宁楞了一下,把挽了几道的毛衣袖子拽出来给他看,“这是大伦儿的。”

“我说呢。”常远双手枕在脑后甩着腿着走,“你怎么没穿你自己的啊?”

王宁又打了个哈欠,抬手揩掉了眼泪,“……之前懒得去我袋子里翻了。”

东扯西扯的没一会儿放学铃就响了,常远要赶公交就先走了,艾伦拉着王宁两个人慢慢悠悠的去取车。

“那就不吃东西去了,直接回家?”艾伦看着哈欠连天的王宁,“你忍忍,回家再睡。”

“唔…好。”王宁含糊的应道,使劲揉了揉眼睛。

到家之后王宁马上就钻进他梦寐以求的被窝儿去了,艾伦把热水袋儿灌好了给他塞进去,换来了一声满足的哼哼。

说实话本来艾伦也不是很困的,在客厅打了会儿游戏之后忍不住去里屋看了眼,被熟睡的王宁勾的忽然也觉得有些乏了,毕竟一整天全在用脑,当下索性关了电视也钻进被窝,把已经睡得暖乎乎的王宁搂进怀里,不一会儿就睡得直打小胡噜。

——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Tardis里的厨娘 

 
评论(1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