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宁】病人(完结,HE)

←_←噫,既视感满满

茶夫_狗肉:

标题:病人


CP:艾伦王宁


就是一个小故事,关于生病的小故事,可能一开始不太明白,但最后会有说明,HE。【笔力有限,写的不好,等以后文笔成熟了,会重新写的【捂脸。。。


建议搭配BGM食用,我写的时候就是循环这个小歌单,所以,应该算是治愈系吧。戳右→_→:歌单:《病人》


 


A-1


【微信】


红领巾:“_(:3 」∠)_……今天真冷,又下雨了。。。。”


红领巾:“哼唧”


老奶奶:“……”


老奶奶:“看最近你那里温度很低,刮风下雨的,多穿点儿……”


红领巾:“体育课改室内了,估计下午散步也泡汤了。。。”


老奶奶:“确定你那儿是高中??”


老奶奶:“上午体育下午散步的。。。눈_눈。。。好像幼儿园。。。”


红领巾:“讨厌_(┐「ε:)_”


红领巾:“这边儿高中就这样嘛……”


红领巾:“话说大金毛怎么样啦,今天开心吗?”


老奶奶:“我这儿天气也不好,狗狗不能出去玩儿,大写的郁闷,宠物医院里已经‘宠’满为患了……不过还好,没什么大事儿≖‿≖✧”


红领巾:“=-=”


老奶奶:“它最近得了新玩具,整天搂着,生怕别人抢走hhh”


红领巾:“(╭ ̄3 ̄)╭♡呜……真是超可爱的大萌物!”


 


B-1


春天了,过得真快,艾伦站在窗前,望着阴沉沉的天空,表情也阴测测的不开心。最近连着下了一周的雨了,就算雨停了也是这样低气压的阴云密布。艾伦止不住的叹气,想着怎么还不到查房的时间呢……查房就能见到宁儿了。想到王宁,艾伦的目光表情都变得柔和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抬手捂脸。脑海中浮现的是上一次给王宁听诊的经历,宁儿真是害羞啊……艾伦想到爱上了自己的病人,一阵不算强烈的负罪感浮上心头,用手挥了挥,也就散去了。心想没什么大不了的,等宁儿出院了,就能正大光明的和他谈恋爱了。


护士推门进来的时候,对着窗子外面发呆的艾伦,浑身散发着粉红色的泡泡。


“艾医生,该查房了。”


艾伦一边往出走一边摸了摸右手边的口袋,感觉鼓鼓的,他安心的笑了笑。


 


“宁儿,今天感觉怎么样?”


艾伦一边从兜里掏出听诊器一边询问。


“……挺好的。”


接着艾伦示意他把上身的衣服撩起来,然后转身让跟来的护士继续去查别的房间了,小护士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俩一眼就走了。


“我看还是有点儿问题的,心率过速,跳得有点儿快呢。”


艾伦一边说一边拿眼睛偷瞄王宁,发现对方低着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微红着脸颊。他故意拖延着听诊的时间,直到王宁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才匆匆的收起听诊器。


“宁儿,给你开的药有按时吃吗?”


“嗯,全都按时吃了……艾医生最近工作顺利吗?”


“不是说了要叫我大伦儿么,怎么又艾医生了呢,显着多见外……虽然你是我的病人,但我们远比这个亲密的多,是不是?”


艾伦说着便凑的更近了,王宁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触在脸上,又暖又痒。


“伦儿,别……一会儿李护士快回来了,让人看见不好。”


“哦……”


艾伦不情不愿的退后一步。


“伦儿,你上次给我讲的那个病人,叫什么来着,还记得吗,后来呢?”


“啊,对了上回我说到哪儿了……真是的,没说完就被护士叫走了。”


据艾伦的描述,这个人的病情和王宁的很相似,而且在艾伦的不懈努力下,最终痊愈出院了,并且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自从我转院以后,就没有做过回访了。”


讲完这些,艾伦陷入了沉思。


王宁担忧的望着他,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别担心,会好的,他能恢复健康,我也能的,对吧?”


“对!宁儿,你一定会恢复的,等你出院了我们就在一……再一起去看他。”


艾伦底气不足的说完最后几个字就蔫儿了。还好王宁不轻不重的攥了攥他的手,他便又笑嘻嘻的抬起头望着对面的人了。




护士来敲门了。


“时间到了,明天我再来看你,宁儿,你好好休息吧。”


艾伦把听诊器仔细的装进兜里,王宁看着他的动作,宠溺的笑着摇了摇头。


艾伦晃晃悠悠的走着,护士就跟在身后。雨还在下着,走廊里有些冷,窗户上雾气蒙蒙的。


外面现在应该很冷吧……艾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微蹙着眉头,愁思又回到了他的脸上。


 


A-2


【微信】


红领巾:“雨!停!了!!!”


红领巾:“虽然只是暂时停一阵儿而已……但太阳出来了啊!真棒!!”


老奶奶:“恭喜。”


红领巾:“今天也依旧好敷衍啊你_(┐「ε:)_……”


老奶奶:“哪有……눈_눈”


红领巾:“话说我们班来了一个转校生,好凶,看起来很爱欺负人=-=”


老奶奶:“诶?最近我这儿也来了几只狗狗,都是攻击性比较强的大型犬……大金毛看起来蔫蔫儿的,总是绕着它们走hhhh”


红领巾:“大金毛好可怜,我也好可怜,我怕他抢我东西。。。。”


老奶奶:“离他远点儿,别招惹他。”


红领巾:“大金毛怎么总也不见好呢?”


老奶奶:“它是慢性病,比较顽固的病,所以一直在住院,还好我能照顾它。”


红领巾:“它有你在我就放心啦hhh”


红领巾:“我想好啦以后我就学动物医学吧,等我毕业了就去你的宠物医院应聘!!好不好(╭ ̄3 ̄)╭♡?”


老奶奶:“好啊,但那要好几年以后呢,指不定哪天就又变了,青春期的骚年啊。。。”


红领巾:“不会不会,我特别想做兽医的!我也要好好照顾大金毛!!”


老奶奶:“好,我等着。”


 


B-2


王宁坐在椅子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时不时的看看墙上的挂钟。艾伦快来了,他不由得心跳加速了,想着艾伦最近的表现,心想这个呆子花样儿还真多。


窗外的雨早就停了,晴的透亮,王宁捉摸着今天可以出去透透气了,或许可以邀请艾伦一起……此时的王姓病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脸上挂着的傻笑有多蠢。


艾伦按照惯例给王宁听诊,王宁也会依旧问他些日常生活上的问题……就像每个普通的工作日一样,艾医生和王姓病人愉快的度过他们在一起的每一秒钟。只不过,今天的艾医生因为天气原因而更加兴奋了,并且送给王宁一个小小的礼物。


“宁儿,你把眼睛闭上,我给你变个魔术。”


“……”


王宁乖乖儿的闭上了眼睛,心想着大傻个儿又弄什么幺蛾子呢,惊喜倒算了,别是惊吓就好。


“好啦!”


睁开眼睛,艾伦把一个小小的大圣布偶举到王宁的面前。大圣正和他眼对眼的互相对望着。


“送我的?”他下意识的问道。


“当然……喜欢吗??”


艾伦巴巴的望着他,像只求夸奖的巨型宠物。


“喜欢。”说着就接过了这只小悟空。


“宁儿,我不在的时候,大圣会替我保护你的~”


“幼稚……”


嘴上这么说着,王宁的心里既是感动又有担忧,不知道身为医生和病人的他们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但此刻闪闪发光的艾伦真的很可爱,眼睛里狂热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王宁索性低下头,对着手中的小悟空出神。


艾伦看着心上人的一举一动,心痒难耐,迅速的在对方脸上亲了一口。王宁吓的猛一抬头,紧张的望着他。两人离的很近,比之前的每一次“很近”都要近。就在艾伦显然打算更进一步时,有人敲门了。


“进,进来吧。”


王宁磕磕巴巴的一边回话一边推开他。艾伦懊恼的捂着脸哼唧,心里想着要是再快一点儿是不是就……


送走艾伦,他一下就瘫在了椅子上,用手一下下轻抚着心脏的位置。


“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没人敲门指不定把我怎么样了……”


王宁絮絮叨叨的吐槽着,想到两人的关系,又皱起了眉头,到底怎么办才好啊……然后看到了手里的小悟空,回忆着艾伦跟他说的话,眉头也渐渐舒展了。


“不要紧,这样也挺好嘛……”


 


A-3


【微信】


红领巾:“呜……今天烹饪课,小伙伴儿有事没来,我独立完成了那个东西!!!”


红领巾:“独!立!完!成!”


红领巾:“夸我!!”


老奶奶:“……눈_눈”


老奶奶:“夸你。”


红领巾:“啧,好冷淡……”


红领巾:“好敷衍……”


红领巾:“哼唧”


老奶奶:“夸你夸你夸你+10086”


红领巾:“呜……好吧”


老奶奶:“跟你讲个好玩儿的,今天大金毛很乖,把吃剩下的骨头叼给我……让我吃hhhhh”


红领巾:“真可爱!那你吃了没?”


老奶奶:“……눈_눈没吃,但我收下了,而且跟他说了谢谢hhh”


老奶奶:“它高兴的那个欢腾啊,差点儿把我扑倒了눈_눈……【今天的饲主也很心累啊”


红领巾:“哟~(╭ ̄3 ̄)╭♡”


老奶奶:“对了,那个转校生还很凶吗?”


红领巾:“也没有,但我觉得他很不怀好意呢。。。”


老奶奶:“别太担心,小孩子干不出什么太坏的事儿hhh”


红领巾:“好吧,姑且信你,哼。。。”


 


B-3


回房间的路上,艾伦感觉心里面毛毛的。


刚刚吃饭时,那个讨人厌的家伙总是偷瞄他,被发现了反而正大光明的盯着他看。笑起来一脸的不怀好意。艾伦心想如今医生也算是高危职业了,动不动就被打,还是快点儿回房间的好,一会儿还要去宁儿那里查房,可不能耽误了。不想还好,一想到王宁,他又放缓了步伐,心不在焉的看着走廊的窗户,想着与王宁有关的事儿,连迎面冲过来的人也没来得及躲开。


艾伦被狠狠的撞了一下,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站稳了身子才抬头看那个肇事者。他心里一惊,撞他的人正是那个讨人厌的家伙,脸上仍然挂着有些瘆人的笑容,艾伦一脸的想发作,但又实在不想惹麻烦。想着自己也没什么大碍,瞪了那人一眼就绕路走开了。


回到房间,艾伦心里焦躁不安,他强迫自己在窗前静坐。又开始下雨了,室外冷冰冰的,玻璃上有着浓重的水汽。他用手指在玻璃上毫无目的的画着那些意味不明的图案,然而焦躁感并没有减少,眼前时不时的会出现那张讨人厌的脸,他有些紧张了。


护士来了,示意他查房的时间到了。要去见王宁了,艾伦试着整理自己的表情。离开房间之前,他像往常那样摸了摸右手的口袋……口袋是瘪的,听诊器不在里面。艾伦故作镇定的开始在屋子里面翻找,嘴里还不停念叨着“我听诊器呢。”


护士见状也开始帮他一起找,但翻遍了整个屋子不见踪影。艾伦觉得从来没这么冷过,血液凝固了,从心脏冰到指尖儿,眼前也变得模糊了。


王宁像往常一样,仰躺在椅子上等着艾伦,手里把玩着小悟空,安安静静的想着那个人,想着他们俩。


这时门猛地被推开了。


“院长,艾伦发病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儿的,好像刚刚恢复意识似的……听到那句话他脑子一片空白,只是机械的跟着护士跑,然后看到了眼前的场景。


艾伦被两个高大的男护工压制着,费力的挣扎吼叫着。一个女护士手举着注射器紧张的等待着。


王宁僵硬的迈开步子向他走过去,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站定了。


“伦儿……”




他听到了,停止了挣扎,顺着声音的方向抬起头,他们望着对方。


就在这几秒钟的空档,女护士干净利落的推净了注射器里的液体。两位男护工见此情形放开了艾伦。


艾伦走到他面前,一下子抱住了他,用力收紧双臂。


“宁儿,听诊器不见了,我还怎么给你治病……我真没用,连你的病都治不好,我真没用……”


他带着哭腔在王宁耳边絮絮的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身体越来越重。王宁抱着他瘫坐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搂着怀里的人,轻轻地吻着那人的额角。


“好好睡吧……”


 


A-4


【微信】


老奶奶:“大金毛病了……”


老奶奶:“我不想失去他……”


 


B-4


病房里,王宁守在床边儿,心绪惆怅。


他心疼艾伦;这种病,以艾伦的性格,混沌的时候有多快乐,清醒了就会有多痛苦。


尽管艾伦是在生病,混沌的不清醒的病中,但他带给自己的惊喜,快乐,感动和幸福,也是切身真实的感受。真实吗,还是幻觉……这谁又能分得清楚。就像这座精神病院里的人,被诊断为有病的,或许也是相对而言呢,或许真正有病的是这些被称作医生的人也未可知吧。


他一边盯着艾伦的脸发呆,一边计算着时间……差不多该醒了吧。


不一会儿,艾伦慢慢睁开了眼睛,没有焦距的目光落在王宁脸上。王宁恢复了一个医生该有的素质,并没有叫护士来帮忙,而是自己一个人认真细致的为艾伦做各项检查。他刚刚从药物中苏醒,对身处的环境多少会有些不安。但王宁冷静的表现很好的稳定了他的情绪。


他的目光逐渐变得清明了,安静的追随着王宁的身影。


王宁检查完松了口气,一切正常,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比他预计的要好太多。他知道艾伦一直在看他,但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艾伦,这样清醒的艾伦。当然,在艾伦的不懈眼神攻势下,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们就这样安静的对视着,过了一会儿,艾伦对着他笑了,满眼的淡然。


“我才是病人对吗……”


听到这话,他心疼的哭了,他宁可艾伦活在混沌里,至少那样不会痛苦。


“宁儿你别哭,别哭了,我爱看你笑……”


“你别难过,宁儿……即使痛苦,我也想要清醒的自己,我想一直醒着,醒着喜欢你。”


“说起来,即使完全混沌的我也还是那么喜欢你,有点儿……病态的狂热对吧,嘿~没吓到你吧?”


王宁搓了把脸,摇摇头,努力让自己笑出来。


“我也喜欢你,伦儿,真的喜欢。”


他一字一顿的,认真清楚的对艾伦说着。


“无论是哪样的你,无论是哪种样子……愿意相信我吗?”


“嗯。”


艾伦脸上的笑容感染着他,他发自内心的感到轻松了。


夕阳余晖,惨白的病房也染上了暖暖的光晕,映着两人相视而笑的面容,以及两人交握着的手。


 


A-5


【微信】


红领巾:“……我的身体出了些状况,大概要很久以后才能去你的宠物医院应聘吧。”


红领巾:“……抱歉。”


老奶奶:“严重吗?什么状况?需要我做什么吗?”


红领巾:“放心,不碍事儿,有人照顾我,一个很好的人,把我照顾的很好……谢谢你,院长。”


老奶奶:“啊,那就好,需要我做什么就尽管说。”


红领巾:“好的!”


红领巾:“对了!大金毛还好吗??”


老奶奶:“他还好,不管怎样,我一定会治好他的,绝不会放弃他的。”


老奶奶:“但话说回来……即使治不好,只要他能没有痛苦的活着,我也会永远陪着他,只要在一起就好。”


红领巾:“一定会治好的!!!我也会好的。”


老奶奶:“嗯,一定。”


 


B-5


王宁盯着聊天界面出神。


只要在一起就好……只要他们在一起就有无限的可能性。


大伦儿的世界或许是无尽的黑暗,但并不意味着他必须要一个人独自前行。*


想到这里,收起手机,整理好心情……艾伦还在等着他一起吃早餐。


 


End


 


注:*“A friend once told me. In our line of live, we walk in the dark. Doesn’t mean we have to walk in it alone”——<Person of Interest>


 


AB两个故事其实是一个。精神病院有WiFi,病人也可以上网,只不过对内容有所限制。那个“红领巾”是大伦儿聊天时候的身份,“老奶奶”是宁儿,两人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聊微信,两人聊天的内容也是和现实相对应的,宁儿是精神病院的院长,大伦儿是病人。


脑洞来源于某天和某个烦人精聊天的结果,于是……


我:“……万一我是个精神病怎么办,被关在精神病院,你不知道,所有我跟你说的东西都是我臆想的……嘿嘿嘿~”


然后聊到了精神病院有没有WiFi,于是……


烦人精:“应该有吧,不然医生多无聊hhh”




烦人精,出来吃药→_→ @奥格_据说我现在负责温馨如花 


 


 



 
评论(7)
热度(17)
  1. 奥格_据说我现在负责温馨如花茶夫_狗肉 转载了此文字
    ←_←噫,既视感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