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到头终有报】12

前文走这儿:

11 10 9 8 7 6 5 4 3 2 1

——

我猜你们肯定都忘了前文了(doge脸

——

二人牵着手在街上走了一会儿,西门庆一改往常的挥金如土什么东西都没买,只是牵着武大郎从街头逛到街尾,又从街尾再逛到街头,注意力丝毫都不分给周围,全心全意的就是一个动作——

看着武大郎,然后傻笑。

武大郎被他看的面上发红,既想让他好好看路又满足于被心爱的人一心一意的所注视着,两相矛盾着不由得内心一顿天人交战。

要是在客栈就好了……

武大郎想。

他还是有些拉不下脸来跟西门庆当街有什么亲密行为,就连现在拉着手他都觉得有些害羞,心里却也知道自己并不满足于只跟他牵手这么简单。武大郎不禁想念昨晚那个被他枕了一夜的胸膛——唔,忽然想要埋在他的颈窝,闻他身上跟自己如出一辙的皂角香……

这人多的地方自然是不方便拥抱的,他不免偷眼看向西门庆,却不想和他的目光刚好相撞,险些溺在他温柔的目光里,不由得脚下步子一顿,赶紧红着脸别过头去,手上也不由得动作大了些,试图把他甩开。

西门庆赶紧把他的手攥紧握在掌心,看他这一系列别扭的小反应只觉得心里有只毛绒绒的小动物在四处乱撞,可爱到他只想把眼前的这人抱个满怀,像先前无数个梦里他梦到的那样,可以把他放到自己腿上,轻轻的在他眨动的眉睫上落下一吻,然后听他强作镇定说别闹……啊,要是能像昨天晚上那样主动的说喜欢他就更好了——

一不做二不休,西门庆当下甩开步子大步向着人烟稀少的方向走去,武大郎被他牵着还有些不明所以,直到发觉眼前的灯火逐渐消失,四下环境开始变得寂静漆黑才反应过来,心下一动顿时了然了几分,脸上一阵燥热。

他不会是要……?

不,不可能,这家伙脸皮儿薄的跟他有一比,不管怎么说也不会在野外的。

所以那就是……他所期望的那样了?

武大郎想到这儿连眼睛都亮了许多,步子也轻快了起来,被西门庆拉着手一路走到阴暗处之后果不其然的被一把揽到了怀里。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无言的静谧却显得无比和谐。

他们两个都是不太擅长表达的人,一个因为不善辩解常年被人碰瓷儿以至于被称为荒淫无度,另一个因为不善言谈忍受了多年名义上的内人给他带的无数顶绿帽子以至于被无数人嚼过舌根——所以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有的时候并不需要什么体己的语言,一个拥抱就够了。

这种天生的默契让武大郎觉得比吃了蜜还要甜,用额头抵着西门庆的胸膛,不禁闷闷的笑了出声。

腻乎了一会儿之后两人终于心满意足的从阴影处出来,就连牵手也没有刚才那么别扭了,在街上逛了一会儿吃了些东西之后谁都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两人就索性回了客栈。

回到房间之后西门庆就迫不及待的捉住武大郎亲了个够,刚才他忍了一路没好意思,这会儿可算逮着机会了。额头,眉毛,眼睛,鼻子,一处都没有放过,武大郎因为刚才的事情所以也放下了最后一丝芥蒂,虽然嘴上说着拒绝的话可并没有任何拒绝的动作,随着西门庆的亲吻逐渐往下移,武大郎紧张的揪紧了他的衣服,整个人像是煮熟的虾子一般蜷缩起来。

“别怕,我就亲亲你。”西门庆傻笑着举起他的手背亲了一口,“脂膏还没买到,我怎么舍得动你呢。”

武大郎小心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脂膏?”

——

提前说好,并没有你们所期待的那种事情(正经脸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Tardis里的厨娘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