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到头终有报】13

以后再回来补目录,今儿懒得了

再次声明并没有你们所期待的东西

——

待西门庆把脂膏是什么怎么用普及给他之后已经什么旖旎的气氛都没有了,武大郎眨巴着眼置疑的看他,“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废话,我卖药的……”西门庆无奈地看回去,捏了捏对面人的脸,“我还知道治不举的药方呢你怎么不说。”

“你记这干嘛?”武大郎本来鼓着腮帮子不让他捏,一听这话不禁眯了眯眼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嘴里的气儿全散了,转眼就被西门庆一巴掌拍在了后脑勺上。

“想什么呢都!再怀疑我就让你自己试试啊?”西门庆恨恨的收回手,又觉得不解气抬手弹了他一个脑嘣儿,“这是我老爹自己研发出来的,独家秘方,可受内帮大老爷欢迎着呢,哪能记在纸上!”

“哦……好吧——”武大郎笑够了趴在他身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迷糊道,“我困了。”

“那就睡吧。”西门庆无奈,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动作轻柔地替人把外衣中衣脱下来之后自己也开始宽衣解带。

“……??”

武大郎被他伺候着迷迷糊糊的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西门庆已经不请自来的钻进了他的被窝,长臂一伸把他揽到怀里就不动了,动作安分的让他没有理由拒绝。

……算了,随便吧。

武大郎暗叹,放弃般的一头扎进了他的怀抱。

奇了怪了,明明是一样的味道,怎么就让人这么安心呢……

……

次日清晨武大郎准时睁开了眼。

往常这时候都该是他推着车出去卖炊饼的时辰了,可如今不同。

身旁的西门庆还在睡着,睡相……也不能说是极差,但总归还是让一向睡觉老实的武大郎有些汗颜。

他的一条腿大大咧咧的架在他身上,更加有力的把他整个人都拐进了怀里,一只手环着他的腰背,另一条胳膊则被武大郎压在了脑袋底下。

武大郎心说了这何止是不好抽身啊。他尝试着动了动自己被西门庆搂着的那条胳膊紧紧地压着“被迫”攀在西门庆的背上的手,根本无法动弹。

无奈,只能静待西门庆苏醒。

武大郎除了年少时家中贫寒所迫和自己的亲弟弟同床过一段时间以外这是第一次跟别人睡在一起,看着对面人不过三寸远的安逸的睡脸他心里忽然有种奇妙的感觉,莫名觉得此时此景比那天漫天繁星下西门庆向他表白时还要让他心跳。

武大郎觉得脸上微烫,连忙想退后拉远一些距离,却忽然觉得头皮一阵被拉扯得生疼。

西门庆也因这忽如其来的一阵疼痛而睁开了眼,看着面前揉着头的武大郎跟两人之间缠绕着的发结,不由得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西门庆自知他的发质好,可根据手感来说武大郎的按说绝对也不差,那就有些玄乎了……

——结发夫妻,想必各位都听说过吧?

先前二人都是短发,也没有睡在一起所以并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只不过武大郎是因为家中条件不好并没有那个闲心去蓄起长发,而西门庆则是有钱任性不愿意留起嫌碍事儿罢了。

出来云游了这么久,二人的头发理所当然的长长了些,但沉浸在恋情中的两人自然是无暇顾及,所以就造成了现在的窘况。

彼此往后退都扯不开,只能靠自己来解。

武大郎神情专注的解着发结,没有注意到与西门庆的距离是如此之近,甚至都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喷吐在对方的脸上再弹回来。西门庆看着眼前神情专注的武大郎不禁觉得喉头一紧。

他开口,声音是他自己都没有听过的喑哑。

“咱们去买脂膏吧。”

——

结发梗真可爱……(捧脸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Tardis里的厨娘 

今儿的发完了

于是我要去剪mmd了(。

虽然技术很烂

但是好玩儿啊(咦

 
评论(10)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