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王宁的表演背后的真相是这样的……】

久违的单篇,(大概是)ooc

感觉可以和之前几篇组成一个【伪真相】系列了耶(。

哦结尾有脏话出没

你们相信我真的有颗黄暴的心(x

想听宁儿撒娇卖萌叫宝宝的可以去看麻花街,基本只要设定上有媳妇儿的全都是这个设定

——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王宁在台上对着戏里的媳妇儿叫“宝宝”以及一系列撒娇的表现其实全都是艾伦的提议。

在讨论了这个设定可以延伸出多少包袱笑点之后他们决定启用它,于是从此或多或少的在各处麻花的作品里都有出现这一类似的人物设定。

在收到一致好评之后大家在拍手称赞的同时艾伦一脸坦然的接受了来自王宁的白眼,却意外的没有遭到他一顿“毒打”。

因为什么,心虚啊。

毕竟只有艾伦知道王宁在私底下是真的那么腻乎……

当然,这仅限二人独处,还得是王宁心血来潮,而且一定是要在家的多重条件下。

虽然王宁不爱动是延续多年的传统,但在艾伦到来之后算是彻底的打破了这个习惯。

比如他好好儿看书不看非得让艾伦抱着他看,比如他拒绝自己系围裙带子非要解开了五次三番的让艾伦给系。

再比如他热衷于语出惊人,时不常的会故意拉长语调来叫各种昵称恶心人玩儿……

当然,这一切都是基于艾伦也没事儿干的时候。

不过一般叫完他就有事儿干♂了。

咳,扯回正题。

其实对于这样儿的王宁艾伦起初也表示很稀奇,不过后来就习惯了。

“可是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别说跟别人了,你跟你妈都不这样儿啊?”艾伦杵杵窝在他怀里抱着平板儿跟系统玩儿围棋的某人,一脸疑惑。

“我又不是个娘炮,而且我跟我妈这么说话她还不得削死我。”王宁被他一杵点错了屏幕落错了一个子,被程序逮着空当一鼓作气的赢了个彻彻底底。

“哎呀都怪你,害我输了。”王宁瘪着嘴埋怨,把平板儿搁到了一边儿。

“成成成,都怪我,都怪我还不行么。”艾伦无语的揉揉怀里有些耷拉下去的脑袋,“不就是个游戏,瞧你内出息。”

后者显然也不在乎他说了些啥,自顾自的在他怀里重新找个位置窝好之后无聊的拿起他的手把玩。

“嗨,反正玩儿呗……你不是要情趣么。咱俩什么关系啊,还不是想怎么闹怎么闹。”王宁说罢笑嘻嘻的捏了捏艾伦厚实的掌心,“反正你也拿我没辙,我还不是想怎么作就怎么作,是吧宝宝?”

“嘿——”艾伦听完才反应过来是回答他刚才的问题呢,有些哭笑不得的反手给了他手一下,下一秒就趁机一个翻身把人压在身下,假模假式的竖起眉毛威胁,“谁说我拿你没辙?”

“你大爷!”王宁看见这么个庞然大物忽然往下压过来顿时就有点儿怂了,但还是强撑着死鸭子嘴硬的道,“有有有种你放开我咱俩单挑……”

“我没大爷,您看看就拿我凑合凑合怎么样?”艾伦这套吃多了有抵抗力了,这会儿看着一副贞洁烈男样子的王宁没有任何动摇之心,“再说了,咱俩这可不就是单挑呢么,你有本事尽管来啊,看咱俩谁弄得过谁。”

言下之意就是不管跟我耍贫嘴还是真枪实弹的动手你都还嫩点儿。

“我…去你丫挺的……”王宁被他按着亲,及其费劲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儿来。

“这词儿没这么用的啊亲爱的,看来文化课还是不够用功。”艾伦一脸餍足的放开他改为轻轻啃咬他泛红的耳尖,故意压低的声音带着一丝喑哑,“教你个例句,看我不*死你个小丫挺的。”

……

于是结果就是艾伦再次用事实证明了:

辙,咱有的是。

——

怕有人误会在这儿说一句,这里的怂字不带任何贬义

以及最后“亲爱的”并不是故意恶心回去的所以就是不小心恶心回去的,是那种 怎么形容呢 额 类似“哥们儿”一样的语气,类似调侃吧……(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我跪……总之是念得很快的那种

还有最后的星号,你们自行理解,嗯……艹啊干啊都行,我偏向干♂

以及让我姐看见了的那篇同人没错就是这篇啊啊啊啊我想死

照例带今天格外腻乎的老流氓 @狗肉_充话费送了个媳妇儿 

 
评论(1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