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冰洋】48

跟你们说!我!终于!熬过了考试期间!TVT

终于能有时间放飞自我了……

#不好意思我已经忘记了忘记前文系列#

——

期末都完了,剩下也没两天学要上了。

上课的时候讲讲卷子写写作业,只要不闹起来说个小话什么的老师也不管,所以这可谓是艾伦这学期过得最舒坦的一周了。

作业他写了两笔就懒得写了,撇下本子光明正大的在草稿纸上画着互相打斗的火柴人儿,画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之后就趴在桌上开始骚扰隔壁的王宁。

“宁儿,宁儿。”他暗搓搓的戳戳王宁。

王宁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一本正经的抄着课文。

“哎宁儿—你理我一下…”艾伦拉长了音调继续叫他,果不其然的被人反手打了一下。

“哎唷……”其实根本就不疼,但是他还是配合的做出呲牙咧嘴的样子揪住他的袖子,“哎呀不行,打折了,你得赔……”

“没钱没钱,”王宁不耐烦的摆摆手,“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那更好,”艾伦嘿嘿笑着把他的左手拖过来在上头刷刷写下自己的名字,“我的了啊。”然后立马一脸兴奋地把自己写了两行的作业本推过去,“来来来,既然是我的仆人了,那这就是你的事儿了啊。”

“滚蛋。”王宁哭笑不得的把手抽回来,继续写作业去了。

“你真没意思……哎,帮我写个作业怎么了,反正你也是写嘛……”艾伦瘪着嘴抱怨,被老师瞪了一眼之后立马老实了,不过视线一离开就又开始变着法儿的骚扰王宁企图忽悠他帮他写作业。

一堂课下来艾伦一直如此循环往复也不嫌无聊,倒是没引来老师的批评,只是到最后王宁的大半个手背全都是艾伦的笔迹。

“你无不无聊?”下了课王宁没好气的瞪了艾伦一眼,转头往厕所跑。

“哎,干嘛去?”艾伦赶紧起身准备跟着,王宁却没等他,噔噔噔的跑远了。

“洗手——”

艾伦看着他的背影鼓了股腮帮子又坐下了,喃喃自语,“不洗不也挺好……”

想当年他画的手表能在腕子上待一天呢,虽然回家之后就会被他妈立马拉走搓掉。

王宁没过多久就回来了,呲牙咧嘴的把手往艾伦脖子里一伸冻的他一哆嗦。

“我靠!”艾伦赶紧把他手拽出来,“你这是要死啊!”

“怪谁?”王宁把手放自己脖子上捂着,听了这话瞪了他一眼,本来白皙好看的指尖此时泛着大片的红,看着格外可怜。

“……怪我怪我,我错了还不成么。”艾伦被这么一说顿时也有些过意不去,冬天碰凉水的感受他不是没体会过,挠挠脑袋把王宁的手拽过来搁到自己脖子上,不出所料又被冻了个激灵,赶紧装作根本不在乎的样子转起了笔。

王宁几次试图把手抽出来无果,只能由着他一手抓着自己的手腕按在他的脖子上,时不时还翻个面儿。

其实王宁属于那种一年四季都手脚冰凉的体质,一旦凉下去就很难再热起来,所以就算被艾伦捂了整个课间也没有多大效果,不过还是比刚才那种刚从凉水下出来的冰凉要好多了。

其实我捂暖气也行的……

王宁看着艾伦满脸“怎么还不热”的认真捧着他手哈气的样子,不知为何愣是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手好像暖和起来了。

好像不只是手,还有心。

王宁觉得自己的心也像是被艾伦小心的捂着一样一片熨帖,忽然觉得心里某一处有些酥麻,软软的让他不由自主的扬起嘴角。

“已经够热了。”他不由得温声道,轻轻拍了拍艾伦变得冰凉一片的脖子,“谢啦。”

“客气什么。”艾伦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耳朵有些红,转头拿起自己意思意思写了两笔的作业本开始用功,不知道是为了掩饰什么还是真的想写。

王宁摸摸鼻子,估计也是跟艾伦待久了神经被传染的变粗了不少,没发现艾伦故意支起挡着脸的手臂,跟着拿出作业本写写画画,一副认真学习的派头。

课堂上很静,大家都在各干各的,科任老师也在前头老神在在的坐着看书喝茶,所以当班主任冷不丁的走进来拍手示意大家注意的时候可是结结实实的吓了不少人一跳。

班主任来了自然是有要紧事儿的,吓醒了一干睡觉的之后她下发了寒假的通知,继而淡定的宣布校方决定在元旦后上课直到放假。

“我靠不是吧……”艾伦皱着眉头不满的凑过去跟王宁抱怨,“还上课,什么玩意儿啊……”

后者认真的凑过去听完揉揉耳朵,“今年放假晚啊,没办法。”然后有随手拿起通知指给艾伦看,“喏,二月二才放呢。”

艾伦捂着耳朵表示听不见,试图逃避现实。

王宁黑线着拍了拍他,放下通知继续抄课文儿去了。

——

民那!存货有的是!(信誓旦旦脸

哦初一下的叛逆伦儿真是好可爱哦(捧脸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充话费送了个媳妇儿 

嗯,手机充电线坏了,明儿买放学买线去

今儿被压着去了海洋馆……无聊死了_(:зゝ∠)_好吧其实也不是很无聊但是还是想在家待着啊……

但是感觉有了新素材=w=毕竟我上次去海洋馆还是需要被抱起来的时候呢=-=下次春游有的写了,嗯

 
评论(8)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