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冰洋】57

放假了,一天四千多字,爽

——

当天晚上两人莫名其妙的有些隔阂,就连临睡前也跟约好了似的通通背过身去,没有像往常一样黏在一起。

……这该死的默契。

王宁暗自咬牙,艾伦这熊玩意儿平常恨不得跟个牛皮糖似的抱着他不撒手,怎么就今天这么……冷淡呢。

与王宁已经消散的不爽和残留的疑惑相比,艾伦的满心失落让他难得比王宁入睡还要晚,听着身后均匀的呼吸声终于忍不住翻过身想把人抱在怀里,却发现王宁已经转向他这边儿了,蜷着身子像是要从他身上汲取温度一样把头挨得很近,差一点就能抵到他的背。

艾伦忽然觉得自己眼睛有点儿热,赶紧伸手把人抱紧。

“对不起……”

这一整天他的别扭就像个笑话一样,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王宁睡梦中察觉到他有动作,自然地偏了偏头配合他。他闭着眼下意识的往艾伦怀里钻,胳膊也自然地往他腰上缠去,嗓音因为被吵醒带着一丝鼻音,调子软软的带着些许好听的泡沫音在艾伦耳边破裂开来。

“你别生气了……气啥啊气……”

王宁迷迷糊糊老大不乐意的哼唧,无意识中把东北腔都带出来了,别字念成了第四声。

艾伦没怎么听过他讲东北话,印象里说东北话的全都是个儿高块儿大的粗犷大汉,一时间没想到这样一种豪爽的方言也能被说的这么可爱,调子软软糯糯的简直就像是在撒娇嘛。

艾伦一下子没忍住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心里不知道是觉得这样的腔调还是这样的王宁莫名的可爱极了,总之心软软的刹那间涨成了棉花,眼神不禁也柔得一塌糊涂。

“嗯。”他带着笑意连忙低声应道。

然后又顿了顿,轻轻补了一句。

“我本来就没生气,就是……有点儿不舍得你。”

他莫名有些紧张的等了半天王宁没反应,低头一看才发现人已经睡得不能再熟了。

四肢睡得松松软软,呼吸轻的跟个小猫儿似的,喷在他脖子上有点儿痒。

……

艾伦忽然觉得他更舍不得王宁了。

不出所料第二天两人和好如初。

话说小孩子冷战本来就不过三分钟的事情,来得也快去的也快,这会儿因为待在一起的时间没多少了又好的跟连体婴似的,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腻在一起。

“话说伦儿,你得记得做作业啊……要不然我回来咱俩都玩儿不了,净给你补作业了。”王宁一脸严肃的叮嘱,艾伦把脸埋在他背后不知道在玩儿什么呢蹭的起劲,不分青红皂白的殷勤应下,一连串儿的“嗯嗯嗯知道了知道了”从背部嗡动着传来震得王宁直想乐。

“严肃点儿,跟你说话呢!”王宁忍着笑意杵他,艾伦这才舍得抬起头,本来就带着点儿自来卷儿的刘海儿被他蹭的乱七八糟的到处支棱着。

“……你刚说啥?”

“糟心玩意儿,我说你得在我回来之前把作业做完。”王宁忍着笑的回头看他,满意的看着艾伦的脸从一脸没蹭够的意犹未尽转变为了黑的不能再黑嘴角扬得更甚。

“反正你已经答应了。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啊。”王宁感觉有些忍不住了干脆笑出来,弯着眼睛继续补刀。

“……废话!”艾伦闻言苦着脸强撑着装作不屑的样子哼了一声,“告诉你,别说四匹马,四十匹马都追不上!”

“驷马真不是这意思……”王宁汗颜扶额,心说这目标给他定的是不是有点儿太高了,就这智商……

——

有个画画的脑洞,但是想不起来是什么姿势了,惆怅……

我觉得我可能是唯一一个热衷于给自己的文配图的臭不要脸的家伙=-=

好想要个绑定画手哦哭唧唧……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充话费送了个媳妇儿 

一放假连手机都懒得充电_(:зゝ∠)_电脑不能直接登微信好麻烦哦……

感觉想和一切失联失联失联反正也没有作业我要尽情的在家里长蘑菇实在闲的没事儿干了就找同学去游游泳——

 
评论(10)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