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你

唷,撒西不理/w\

今儿个日语期末考,wakuwaku♂

哦对,这个灵感来自于朱主爱《好想你

人物OOC,OOC,OOC,虽然是热恋期设定但是重说三

文力估计有退步,毕竟是每天泡图书馆回来累的跟狗一样一点点挤出来的(笑

那么就不废话了正文开始

——

最近热恋中的艾伦先生总是在打电话,接通之后满脸通红的傻笑着问对面的人有没有想他。

“你猜啊。”

电话对面的王宁浅笑着回答,靠在酒店的床上心情很好的把手里的核桃转了两下,眼里柔柔的泛着一层水光。

“切,敷衍。”艾伦噘嘴,也不在乎对面的人看的看不到。

“废话,成天这样儿你也不嫌腻歪。”王宁笑他,“而且我记得你昨儿才刚问过我一模一样儿的问题?”

“这不今儿的还没问呢,”艾伦钻了空子得意的扬下巴,“怎么你腻了?腻了咱就换个说法,你们那儿的月色好不好?”

王宁听了没说话,但眼里的神色更软。心想自家这傻大个儿别的不行,跟他这儿撒娇卖乖可谓是一等一的拿手好戏了。

要不然怎么总能让他心里一阵阵发甜呢……

还真是拿他没辙没辙的。

“没腻。说起来今儿早上还梦见你了……梦见咱俩大学那会儿,你每次上课都非要坐我旁边儿,下课还拉着我出去吃饭。”王宁只能无奈地这么说。说到后半句时声音不自觉的低下去,有些轻,温润却一字不差的从手机传到艾伦耳中。

“看我那会儿多机智。”艾伦听了乐得更欢,“肯定是冥冥之中预感到了咱俩注定会在一起,提早刷好感度。”

“是是是,我们一米八七大机灵最聪明了。”王宁无奈地附和,却也跟着轻声笑了起来。

……

两边不约而同的都安静了一会儿,谁也没有说话。

只是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就觉得很安稳,心里暖暖的一片熨帖。

艾伦摸了摸手上被盘的发亮的木头串儿,垂下眼帘让一片柔和在眼里完全化开。

“宁儿,我……”

王宁似乎预感到了他要说什么,抿了抿嘴还是克制不住扬起了嘴角。

“我想你了。”

艾伦轻声笑着用手护住话筒,似乎自己也觉得说这样的话挺腻歪人的,于是声音压得低低的震得王宁从耳朵到腰后一条线直痒。

王宁听完倒在床上抱着肚子无声的笑了一会儿,刚准备说什么就听见电话那头有人敲门喊艾伦过去。

于是本来就没两分钟的通话就被掐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短信。

“还有半个月,加油。”王宁的手指在屏幕上轻快地移动,“还有……我也想你。”

像是下决心一般的点下了发送,王宁把手机放到一边。

而被叫去补拍的艾伦在看到这条短信之后唯一的一点儿被打断的不满也没了,笑得比刚才还要傻,脸红的妆都有些盖不住了,好几次还差点儿笑场。

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心情像是坐了直升机一样不停升高,好在他基本功扎实还是顺利的把镜头过了,在确认没事儿之后赶紧跑回房间,第一时间果断扑在床上翻滚了好几圈儿之后闷声笑个不停,这才兴高采烈的拨出了第二个电话。

“你刚给我发什么了,我怎么什么都没看见啊——”

王宁知道这是某人耍赖想听他说现场版呢,心里觉得有意思想逗逗他,就也假装什么都没干的样子装傻,“我什么都没发啊,你看错了吧。”

“别害羞啊宁儿——”艾伦哼哼唧唧的趴在床上拽过枕头来垫着,“快说你想我,我都说想你了,昂。”

“噗嗤……”王宁故意在地上走了几步,拖鞋踢踢踏踏的在地毯上闷闷的响,“不闹了,我去洗澡。”

“别啊,你还没说想我呢。”艾伦赶紧叫住他,“你不带这样儿的,耍赖啊!”

“我就耍赖了,你能把我怎么着?”王宁十分无良的笑了,“行了,赶紧去睡吧都这么晚了。”

“不行,我失眠了,要宁儿说想我才能睡着。”艾伦隔着电话一脸严肃的说。

王宁默默翻了个白眼儿,哼着小曲儿残忍的抛下他去洗澡去了,留下艾伦一个人对着电话哀嚎。

……

从浴室出来王宁擦着头发去拿手机,却发现艾伦还没挂,听筒里传出他均匀的呼吸声和时不时的鼾声。

这睡的。

王宁暗自好笑,想把电话挂掉却始终没点下去。

吹头发,换睡衣,王宁钻进被子里伸手关了灯,手机屏幕在黑暗里发出隐隐荧光,通话的计时还在继续。

他抱着一种奇妙的心态抬手把手机放到了耳边,听着艾伦平稳的呼吸感觉快要睡着,忽然用气音轻声呢喃了句什么。

“伦儿,我也想你。”

电话那头依然是艾伦均匀的呼吸声,王宁凭借记忆按下了红色的结束通话键。

手机顺着枕边滑下去,因为长时间通话而发烫的温度也渐渐散去了。

今晚难得能看见月亮渐渐拨开云雾洒在房间的地毯上,夜因此也美好而安详。

——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充话费送了个媳妇儿 

没啥可说的,上学去了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