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元梅园

“三元梅园就这么渐渐没落下去了,还挺可惜的。”

艾伦戳了戳碗里的红豆双皮奶说。

——

07年的北京,正值夏末秋初的时节。风有些萧瑟,天空灰蒙蒙的飘着雨丝。

王宁吸了吸鼻子,撑着脸对着桌对面的艾伦笑。

“哭丧着个脸干嘛啊,就是有点儿感冒,跟你又没关系。”

跟我没关系个蛋啊。

艾伦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纠结,就是不敢看王宁的脸。

他本来是一番好意,大周末的想让王宁别老在家宅着了,于是就把人揪出来陪他吃三元梅园。

他家附近周围没有店,不过最近的只用坐一站地的公交车就能到,方便得很。所以他每次馋了都会去吃,频繁的老板都已经认识他了。

本着有车干嘛不坐非要走的原则,俩人在车站眼巴巴的等了半天,直到一边儿扫地的大爷终于忍不住拍拍王宁的肩膀。

“小伙子,等602那?半个月前就改站了。”

“……”王宁道完谢,无语的转头盯着艾伦。

“呃……”艾伦尴尬的抽抽嘴角,有些难为情的挠头,“我这不最近手头有点儿紧么,已经好几周都没去吃了……”

“算了……”王宁无奈,伸手揉了两把他的头发。

“坐什么602啊,我看11路*不挺好的。”

于是两个人就直接腿儿着往那儿奔,反正一站地也不长,走上十几分钟怎么也到了。

可惜的是路遇大雨,两人出门的时候又是临时起意压根儿没看天气预报,于是最后只能顶着艾伦的外套一通疯跑——

但显然没多大用处,最后还是落汤鸡似的进了店。

说起来那会儿的艾伦业余时间还挺丰富,经常跟人约着去打篮球踢足球什么的身体素质不错,但王宁就显然不行了。

作为一个业余时间只在家里蹲着的宅男,你能指望他抵抗力有多好?

于是在风雨交加的双重作用下,王宁很不幸的,感冒了。

一开始还没什么,只是店里的冷气还开着。毕竟是夏末嘛,白天的温度还是很可观的。

于是王宁和艾伦进店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又无奈地相视一笑。

“这倒霉催的。”艾伦胡噜了一把自己湿透了的头发,沾了水的刘海更加卷了,翘的到处都是。

“是啊。”王宁呲牙咧嘴的笑着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嘶……冻死我了。”

说着他眼睛咕噜噜的转,忽然把冰凉的手放到了艾伦的脖子上。

“啊——暖和——”他夸张的拖长了调子感叹。

“一边儿坐着去!”艾伦被凉的一激灵过后也笑,把他的手扯下来回头。“有人没——”

后面一句话是对着后厨喊的,一阵碗碟碰撞的声音过后老板掀开了门帘。

“唷,这不艾伦么,怎么淋成这样儿了……”话说到一半儿老板看到了缩在艾伦身后穿着他的大外套发抖的王宁,“……你朋友啊?”

“啊?”艾伦赶紧回头,这才发现王宁默默地又从座位上站起来跑到他后边儿来了,“啊啊…对!”

他一边忙不迭的应着一边把王宁拽到身前来,“今儿陪我来吃双皮奶的,结果路上下雨了……”

艾伦的体温隔着两层湿透的衣服透过来,王宁不由打了个激灵,不过马上觉得身上暖和多了。他靠着艾伦小小的吸了吸鼻子不说话,一脸的无所谓,满脸就差写着“别找我说话找我身后这个大傻个儿去”了。

按理说这其实挺不礼貌的,不过说到底也都是艾伦给惯的。

他跟这儿的老板认识,而且像这种不是必须跟别人产生交集的事儿上他从来不会让王宁为难,总是能避免就避免。

至于王宁本人,只需要懒洋洋的靠在艾伦身上被他揽着,心情好的话时不时的应和两声给个笑脸儿就可以了。

“嗬,你这不老巧的……”

老板还在跟艾伦说着什么,王宁已经靠着他一个人走神儿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比如他正在心里暗自腹诽大伦儿这个冬暖夏凉的体质简直是造福人类。

简直是家有一伦儿,完爆一切空调暖气片子啊……

王宁因为贪图温暖,在底下偷偷把艾伦空闲的那只手拽过来用两只手合握住了,掌心因为艾伦那只已经回暖并且有些发烫的手而变得渐渐温暖起来。

艾伦依旧面无异色任由他折腾,索性动了动手腕把人冰凉的双手合扣拽到自己面前来用双手暖着,结束了对话之后更是理所当然的牵过王宁的手腕把他拉到桌边,这才松开了。

“那咱现在怎么办?”猛地温暖源从自己手边离开,王宁终于回神,仰着头看正准备坐在自己对面的艾伦。

“能怎么办?等雨停了就回家呗。”艾伦抽了桌上的餐巾纸擦干脸上的水珠,复而又忽然站起身来,“对了咱还没点吃的呢,反正都到这儿了。走走走看看吃点儿啥去。”

“我不想动……冷死了。”

王宁苦着脸不愿意动,怕冷的死活不肯靠近冰柜,最后只能揪着艾伦的衣服躲在他背后,看着散发着冷气儿的冰柜一脸生无可恋的问:

“真的没有热的吗?”

艾伦也生无可恋的答:

“这个好像还真没有。”

没辙,王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艾伦把自己的杏仁豆腐和红豆双皮奶都从托盘里拿出来。

“来一口?不是特甜。”

艾伦把嘴里的杏仁豆腐咽下去,侩出一勺来朝着王宁抬抬下巴示意。

“好吧。”王宁其实也挺好奇艾伦这么推崇的甜品到底有多好吃,于是身体向前倾接过了那一大勺连汤带水的。

“靠,凉死我了……”

这是王宁在艾伦殷切的目光里发表的第一句感言,冷的眉头的皱在了一起。

“不过还确实挺好吃的……”

确实,不可否认这道不是太甜的杏仁豆腐刚好戳到了王宁的口味。

软滑的杏仁豆腐放入口中,只是拿舌头轻轻碰一碰就会散开,顿时一股明显却温柔而清爽的杏仁味道弥漫在口腔中。

“是吧?”艾伦邀功似的问,自己又低头吃了一大口。

“嗯。”王宁撑着脸答,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转头去看窗外的雨丝,实则通过玻璃窗的反射盯着艾伦吃东西的样子发呆。

艾伦是典型的那种看着就让人觉得特别香的吃相,仿佛吃的是多珍贵的珍馐美食似的,每一口都是及其享受,看得人就高兴。

所以说,怪不得好多小饭馆的老板都特喜欢他啊。

王宁这么想着不禁加深了笑意,毕竟这样儿的活招牌可不好找。

“一会儿等我吃完咱就回家吧。”艾伦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说,“回家你好好儿洗个热水澡,别再感冒了。”

“哎。”王宁转头应了一声,继续看着窗外淅淅沥沥快要停的雨愣神儿。

艾伦在一旁幸福的眯着眼喝干净最后一口杏仁水,默默地端起了双皮奶放到面前,带着些许遗憾的继续吃。

“等哪天一定要带你来吃一次,唯一能跟他家双皮奶拼一拼的也就是文宇了我觉得。”

艾伦说着吃下了第一口双皮奶,红豆如蜜糖般甘甜又带着独属于红豆的醇香,双皮奶奶味浓厚又口感细腻……

天堂啊——

艾伦一边吃一边幸福的哼唧,忽然听到一声响亮的“阿嚏!”就知道刚才说晚了。

然后就出现了刚才开头的一幕了,艾伦忧伤的戳了戳碗里的双皮奶心说这回王宁估计是彻底的感冒了。

“没事儿吧你……”

艾伦满脸心虚的看着正在疯狂抽纸擤鼻涕的王宁,他明知道王宁换季的时候容易感冒是老毛病了还非要拽他出来,这人每次生病咳儿卡的连他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听着都难受。

如果今天不是他非要拉着他出来,说不定……

“真没事儿。”王宁带着鼻音答,鼻头已经被纸摩擦的泛红,“也是时候了,我这是老毛病了你也知道。”

“嗯……”艾伦心不在焉的吃了一口双皮奶。

好像没刚才那么好吃了……

“……你吃慢点儿,不着急又。”

直到王宁出言提醒艾伦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吃的有些囫囵吞枣,匆匆应了一声又是一大口放进嘴里,心里只想着赶快吃完赶紧回家,别让宁儿的病再加重了。

“唉……”

看着艾伦明显没听进去的样子王宁心里也有些无奈,知道他是觉得让自己生病了觉得过意不去,但是他真心觉得没啥事儿啊……

而且本来想劝劝他的,可是看他这副样子……咳,感觉他像什么黑社会,被压榨的大伦儿楚楚可怜……

这么想想,还真是有些莫名的带感呢。

王宁默默地想,下一秒就把这个有些无厘头的想法踢出脑外,伸手去扯艾伦脸上的肉——

总之还是先把人哄好再说吧。

哎,心累啊。

天知道他一个受害者,为什么还要去安慰始诵者呢……

“哎呀…真没事儿。”王宁说着把他脸上的肉轻轻往两边儿扯,“来,给哥笑个。”

“嗯嗯。”艾伦发出一个反抗的音节,示意自己嘴里还有东西。在王宁不甘的放手之后瞪着他无辜的小眼神儿跟他对视,可怜兮兮的。

“你干嘛啊,我又不会吃了你。”

王宁莫名的被戳中了萌点,见状更想去掐他的脸了,等艾伦把嘴里的东西都吃完之后再也忍不住伸出魔爪把他的脸揉来揉去,一边揉一边笑的开心。而后者一开始也老实巴交的受着,过一会儿也忍不住笑了,嫌弃状的把他手拿开低头吃了一大口双皮奶。

王宁这才满意的松开他:“这才对嘛。”说着又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艾伦撇撇嘴没吭声,不过忽然也觉得他刚才那番举动没什么意思,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不屑地轻哼。

“让你平时不跟我出去运动,这回爽了吧?”

王宁没辙没辙的继续顺毛:“爽,啊不是,不爽……”

“下次去打球你一块儿来。”

艾伦不由分说的站起身来去还托盘,留下一个高贵冷艳的背影。

王宁跟着站起身来无奈的扶额,“成吧……”

完了,还不如让他自己一人郁闷去呢。

看这家伙嘚瑟的。

不过……他们俩还是不要计较这些有的没的的比较好。

王宁这么想着不由得挂起一个微笑,被艾伦胡噜乱了头发说笑得那么傻干嘛呢。

“行行行,就你最机灵,我不跟你抢。”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

雨幕里红灯闪烁的马路对过,拥挤的车道旁撑着一把很显眼的大遮阳伞,上头还印着三元梅园的大标。

伞下的是一对笑闹的青年,小个儿孩子气的笑着去抢伞把摇晃,大个儿握紧伞把不放手任由他折腾,嘴上说着嘲讽的话却从未让他淋到一丝一毫,揽着他的那只胳膊也从来没有放开过,一直牢牢的把人箍在自己身边靠着,暖暖的温度从两人身体相贴的地方蔓延至全身。

——

“是啊。”

王宁也若有所思的吃了一口杏仁豆腐。

“真好吃……”

——

好久不见的奥格的北京话小讲堂时间:

11路:这其实是个开玩笑的说法,大概不算俗语……?两条腿,11路嘛。说的比较不明觉厉,其实就是走路=-=

——附加小剧场掉落x1-日常互嫌——

伦:“话说,你真不尝尝我的双皮奶?”

宁:“不吃,死甜死甜的。”

伦:“那就吃底下内白的,不给你吃豆子?”

宁:“就不吃,管着嘛。”

伦:“切,不吃就不吃,我还不舍得给你吃呢。”

宁:“说的我多稀得吃似的,真是。”

伦宁:“哼!”

——一分钟后——

伦:“哎,给我吃口你的呗……”

#论一场冷战是有多容易结束#

——小剧场完毕——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充话费送了个媳妇儿 

我现在就已经把回北京要吃什么列好了,是不是有点儿早……=-=

 
评论(2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