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投毒(tang)】老冰棒与大红果(上)

一个夏天的故事,一切的开端其实只是一根被撞飞的冰棍儿。

*课程瞎编,绕口令随便搜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

艾伦和王宁的结缘是因为一根吃了大半的大红果。

夏天的教室里闷热,头顶老旧的吊扇轰轰的转着发出噪音,却是半分作用都没有。

热死了……

王宁一边啃着冰棍儿一边翻着上节课的笔记等着上课,艾伦胳膊下夹着篮球走进来,带着满身的汗味儿经过他身旁。

正巧窗帘被夏天闷热的风吹起在空中肆意的飞舞着,外面也适时响起一阵树叶摩擦的沙沙声,缓解了些许燥热。

王宁坐在过道旁的座位上正打算翻过一页,没注意身旁有人走过来,而艾伦也恰好到处扫视寻觅着哪里有空座位——

于是被王宁捏在手里的大红果瞬间被脚下生风的艾伦撞飞,掉在了地上发出啪嗒一声,在闹哄哄的教室里没有溅起一丝波澜。

注意到的只有两个当事人,一坐一立。

“哎呦嗬,对不起对不起。”

艾伦忽然撞到一个冰凉的东西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慌忙的跟王宁道歉,“同学不好意思没事儿吧,一会儿等下课了我给你再买一根儿去。”

“啊……没事儿,不用。”王宁愣了愣答,一边把溅到本子上的浅红色糖汁儿用拇指捻掉了。他在裤兜里摸了半天没找着手纸,只能偷偷摸摸的往自己裤子侧边抹了抹。

唔,反正今天回去洗衣服……

“没事儿,反正就一根儿冰棍儿嘛。而且我正好儿也想吃了,捎带手儿的不麻烦。”艾伦没太在意,弯下腰去捡那根儿在地上渐渐融化成一滩的冰棍儿,汗珠从热的通红的耳鬓处滑下来洇湿了短袖的领子。

“额……”

“嗯?”艾伦正好从地下直起腰来举着那根正往下淌糖水儿的大红果,下意识的侧头去看王宁的脸,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王宁。

说无意也好特意也好,艾伦其实私底下关注王宁很久了。

并不是专门的去搜集去凑巧偶遇,只是身在同一片空间里的时候目光就不由自主的去追随他的身影。

他喜欢王宁的表演,特别喜欢。每次看到他把自己极力想要表达却表达不出来的东西体现的淋漓尽致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找到知己的共识感。

可是奈何每次不论上下课这个人都一副行事匆匆的样子,让人实在是不好意思贸然接近,要不然艾伦早就想拽着他讨教个三百回合了。

被他情不自禁“深情凝视”着的王宁其实想说真不用了,可是在艾伦直白且诚恳的目光里怎么也说不出这句话。

他把这归结于他的社交恐惧症又犯了,目光闪躲的小声说道:

“好吧。……谢谢啊。”

“不用谢不用谢。”艾伦闻言脸更红了,见老师进来了赶紧把冰棍扔进垃圾桶,在空中抛出一道小小的弧线。

算了,反正就一根儿冰棍儿而已。

王宁有些挫败的挠挠自己的后脑勺,暗自埋怨自己怎么又怂了。

回来的艾伦顺势坐到了他身边的空位,忍不住瞥了一眼王宁压在桌子上的笔记。

唷,字儿写的挺好看的。

艾伦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近王宁,以往除了表演课以外他其实也不太关注这个人,只是单纯的觉得跟这个人估计会很聊得来,但想认识的心思马上又被琐事给冲散了。散落在内心深处的角落,七零八碎的,直到这一刻才又拼凑起来。

所以对于王宁这个人,除了表演方面以外,他的认知可以说是完全一片空白。

我靠,这记的密密麻麻的,果然是学霸啊。

于是艾伦心里念叨了这么一句,对王宁的好感度又是蹭蹭蹭的一顿往上涨了一大层。

不过平常身边没人坐着的王宁可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身体有些僵硬的催眠着自己不要管他认真上课,投入学习之后倒也觉得自在了许多。

这节是朗读课,锻炼以及纠正他们的吐字发音是主要目的。虽说他们是一帮学表演的吧,但是台词还是要好好练的,毕竟不是谁都有能量做什么数字小姐数字先生。

这一科艾伦倒没什么压力,他本身是北京人,语言天赋又不错,只需要注意别吞音咬音,别带出老北京的土话基本没什么大问题,偶尔个别字音不一样纠正一下就完了。

而王宁就有些费劲了,他咬字倒是清楚,但东北腔是名声远扬的难改,他不论怎么纠正任谁都能听出一股浓浓的东北味儿来。所以没办法,只能努力、再努力,把老师刚发下来的绕口令念了一遍又一遍。

艾伦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念着绕口令,忍不住偷偷地用余光瞟正在认真研究字音的王宁。

头顶吵闹的风扇声盖住了他小声念叨的声音,仔细听才能听到一丝半点儿零星的字眼儿。

“……飞来了八个白八哥儿不知宰哪儿住…呸在哪儿住!”

看着认真的王宁艾伦一个不注意嘴里就停下来了,顶着一张逐渐涨红的脸转过头去故意不看他。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心脏忽然跳得特别不规律,现在脸上也还烫得吓人,就连舌头也像打了结似的捋不直了。

他知道他容易脸红这个毛病估计是改不了了,可是怎么还连带着心跳也加快了呢?

“好了,练习时间结束。我抽人了啊……”老师站在讲台后拍了拍手,闹哄哄的教室片刻便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集中在老师身上,看着他翻开点名册叫到谁的名字,“我看看……就你了,头一个儿啊,艾伦!”

“啊?…啊啊!”

艾伦听到名字赶紧站起来,忽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赶紧低下头去看手里的打印纸。

“额,内个,啊…第一个……”

“红…红凤凰粉凤凰红红…红混哄凰!”

全班刹那间寂静了,下一秒就是满堂的拍桌大笑。

完蛋,这下儿彻底糗了——

艾伦第一反应是去看王宁,一转头就看见他拼命忍笑状的把头抵在桌子上,肩膀一个劲儿的颤啊颤。

卧槽,还真是丢脸丢大发了……

艾伦忍不住捂脸。

“哈哈哈哈哈哈我去艾伦你太牛逼了!红混哄凰,哎呦我不行了,哈哈哈哈……”

有跟他稍微熟些的人狂笑着把桌子拍的啪啪响,一副快要笑抽过去的样子。

“玩儿蛋去!你行你来啊!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

艾伦哪儿受得了这般挑衅,自然也第一时间“恼羞成怒”的反驳回去,实际上就是开玩笑罢了。

“好嘛,第一个就错了。”老师也笑眯眯的看着他,“行了坐下坐下。哎,都静静了,笑完完了啊,下一个……”

得到赦令,艾伦赶紧讪讪的坐下了,下意识的往左看去发现王宁也在偷偷看他,脸上的笑意还未完全消退下去,勾出一个小小的弧度。见他看过来赶紧收敛了,但眉目间的笑意是藏不起来的。

轰——

刚降下去的心跳不由得又蹦跶的快了几分,满耳就剩下了这种爆炸后嗡嗡的轰鸣声。

我去,我不是得什么病了吧?那叫什么来着,心律不齐?

艾伦偷偷按了按自己无来由砰砰直跳的心,即使已经尽力让自己静下来听课也还是无济于事,基本同于左耳进右耳出。

于是最后无意识对着王宁发呆的艾伦一手撑着脸,满脑子都想的是这个人长得可真好看啊……

而沉迷于学习的王宁则是屏蔽了一切皱着眉头死盯着那张打印纸:“八个八哥儿飞上了八颗白果树,不知道白老八拿这拔…呸八个巴达棍儿打着了八个白八哥儿还是打着了八颗白果树……”

好在这堂课很快就结束了,老师留下了下次课要检查的口头作业之后就走了,教室也因此再次变得热闹起来,谈论的几乎全是刚才上课艾伦闹出的笑话。

艾伦向来为人憨厚腼腆人缘儿好,被这么多人扎堆儿调侃倒也不生气,只是猛然间想起刚才王宁嘴角弯起的弧度脸上又是一阵燥热。

恰好此时王宁背好包正往教室外头走。

“哎别走!”

艾伦在背后喊住他,小跑两步上前,有些不安的看着面前的王宁。

“额,内个,我刚才不是把你冰棍儿打掉了么……”

他说着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扯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你现在有时间吗,我请你吃冰棍儿。”

王宁后来开玩笑的说也许是自己当时被艾伦的笑容晃花了眼,才会跟着晕晕乎乎的点头:

“行啊。”

——

艾大伦儿痴汉力max——

互相戳中彼此的审美观这个点其实有点儿萌啊有没有ww

明儿,啊也许是后天,反正啥时候有心情了就放(下)……

反正已经写好了(笑)你们求我呀(不是(x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充话费送了个媳妇儿 

这就睡,别催

 
评论(2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