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冰棒与大红果(下)

明天就去新校区实习辣,能上语文课了,感动

刚才乱翻还发现了一篇很久之前写好忘了发的大春x袁华,让我仔细思考一下到底要不要发出来……

——

艾伦似乎惊讶于他的干脆,微微怔了一秒很快就加深了脸上的笑容笑得更加真诚,开心的仿佛背景都开满了小花儿。

“那走吧!”

介于两个人放学后都没什么事儿,艾伦索性也拖着步子慢慢儿走,试图跟王宁抒发自己的对他满满的崇拜之情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我是你的粉丝?

这么说感觉像傻子一样,而且都是同学……

额,我注意你好久了?

怎么听起来跟变态似的。

艾伦暗自吐槽,继续斟酌着语句,身旁不自觉像个小孩儿似的甩着腿走的王宁则入神的发着呆,心里对这个实诚安静不闹腾也不强行套瓷的同学有了不少好感。

他跟这个人不说话光走路,但是很奇怪,也不尴尬,是一种……很自然的状态。

王宁知道自己很少能在外人面前有这样放松的时候,心情不自禁的也灿烂了几分,就连头顶毒辣的阳光都变得没有那么令人难以忍受了。

说不定他跟这个人还真的能做朋友……

世界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妙,两个人一旦磁场相合的话并不需要什么蓄意的接近示好,好比突然遇到一个人,就会感到强烈的互相欣赏和吸引,仿佛彼此很熟悉,甚至开始牵挂。

一见如故,说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但是奈何两个人都不是什么自来熟的性子,艾伦思考了许久之后终于有了结果,最终开口的时候语气中不知为何带着一股子生无可恋的气息:

“那啥,其实我…我特喜欢你的表演。”

嗯,用词朴素,语气真挚,实在是再尴尬不过的开场白了。

不过那也没辙啊,语文功底不咋地还是老老实实的别瞎说话了吧,省的出错。

艾伦说完赶紧装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左顾右盼起来,天知道学校到处都是的柳树有什么可看的。

王宁闻言猛地转过头去上下打量了艾伦好几眼,盯到他一张脸再次逐渐变为通红才半信半疑的点头。

“原来你认识我啊。所以……?”

“没有没有,我就告诉你一声儿。”艾伦察觉到有些冷场了赶紧打了个哈哈,“毕竟见到偶像了,激动嘛。”

卧槽,我踏马说什么呢!

艾伦这句话刚说出口就恨不得给自己来上三四个大嘴巴子好好儿清醒一下,看着一脸懵逼的王宁默默的低头。

完菜,好像更尴尬了……

王宁听完之后消化了一会儿,做了好久思想斗争慢吞吞的正准备开口,就听艾伦三步变作两步的往前跑,有些手忙脚乱的留下一句:

“我我我先去买冰棍儿!你还吃大红果儿是吧!”

“啊…嗯……”在烈日下凌乱的王宁放下抬了一半的手臂,站在原地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忽然若有所思的打了个响指。

——这人,说不定也是鼓起了好大勇气才说出来的……他刚才那样儿是不是太不给他面儿了啊。

我是不是又得罪人了——

王宁欲哭无泪的捂脸,再次进入自我厌恶死循环。

难得他有个想认识的人,还被自己给耽误了。

这怪谁去啊?

不过虽然这么说着,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进了小卖部,有些呆愣的看着艾伦看见他之后向自己绽开了一个毫不吝啬的笑容拿着两根儿冰棍儿去结账,期间嘴动了好几次也没敢开口解释。

那个灿烂的笑容像是刺痛了王宁一样,让他莫名的更加愧疚了。

他想告诉艾伦其实他不是故意的,但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忽然说话多怪啊,说不定他还会觉得这人在说什么呢。

王宁还在跟自己纠结的当间儿,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就已经退到店门外了,一个人站在门口不挡道儿的位置显得有些孤零零的。他站在小卖部门口酝酿了好久也还是没找到合适的措辞,直到艾伦把一根带着包装的大红果递到他面前晃了晃。

“给你。想什么呢?”

艾伦心大,一会儿就把这事儿忘一边儿去了,咔哧一声把手中的老冰棒咬下一个角儿,还没等王宁回答就特无所谓的开口。

“刚才那事儿你别放心上啊,都是我嘴笨……”他说着羞赧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儿,“不过我确实特别喜欢你的表演,上学期组织演《屈原》的时候你一下儿就震到我了,那个表现力真的,这份儿的。”艾伦说着很认真的朝王宁比了个大拇指,侧过头被阴影笼罩住的眼睛亮晶晶的。

“真的?”王宁听有人夸自己当然也高兴,有些不适应的摸摸自己的鼻子却止不住的笑起来,“还好吧……”

“真的!”艾伦啃了一口冰棍儿肯定的告诉他,“所以从那以后我就一直都特想认识你,不过一直没机会,这回终于跟你说上话了,也算是缘分吧。”

“也许吧……”王宁被夸的有些耳热,赶紧想转移话题,一指路边的长椅,“坐会儿?”

“哦,成啊。”艾伦毫不客气的坐下来,王宁赶紧抢在他前面问:

“哎,你一会儿怎么着啊,就回家?”

艾伦把最后一口冰棍儿含在嘴里,把棍儿拿在手间摇晃,有些口齿不清地答:“嗯对……回家,顺路买点儿吃的回家对付对付就完了。”

“我也差不多。”王宁也吃得差不多了,站起来把棍儿给扔了,咽下去之后才继续说,“只不过现在夏天也没啥胃口就是了,我现在每天顶多也就喝点儿粥,硬生生把自己的伙食整的跟住在贫民窟似的,哎……”

“哈……”艾伦拉长了音表示明白,“那其实还是不一样的,而且我现在还跟家住呢。”

“啊对,听你口音本地的是吧。”王宁瞥了他一眼,眼神里带了些调侃的意味,“干嘛不出来租房住?不一般都说“这个年纪的男孩儿都正是闹着要独立的年纪”么。”

“那也架不住家离得近啊……”艾伦在他的目光下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说的跟你比我老好多似的。说实话啊,我为啥选北影,就是因为它离我家近……能省下钱来买点儿好吃的或者什么想要的东西,漫画儿啊手办啊什么的。”

“那挺好啊。”王宁重新坐下来把手杵在膝盖上听他讲话,“每天都能跟家里人在一块儿,多好。”

“也是。”艾伦想起自己的家人不由得笑得孩子气,“就我家那俩还嫌弃我呢。成天跟家赖着。”说着他捏起嗓子学起他妈的语气:

“你看看人隔壁老徐他们家,你军儿哥这回趁着假期出去打工把自己下半年学费都攒出来了,啊,你再看看你?假期不是出去打篮球就是踢足球,回来就对着电脑打游戏要么看你那些小人儿书,有什么可看的,啊,巴拉巴拉巴拉……”

“噗。”王宁听完他学的以后忍不住笑了,“阿姨估计也就是说说,你要真出去打工说不定她还心疼呢。”

“那可不是。”艾伦得意的哼了一声,“妈么,都这样儿。嘴上对你期望高得不得了希望你做这做那,你要真去做了她又心疼的不行。”

“是啊……”王宁盯着远处愣神儿,忽然有点儿想家了……

“行了不早了,你赶紧回家歇着吧。”于是他站起来拍拍身上,“我也该回家了。”

“啊,好……”艾伦有些懵的跟着站起身来,“哎,你手机号儿给我下儿呗。”

“明儿吧。”

王宁按捺着自己的归心似箭,忽然转过身来露出恶作剧一般的笑容。

“哦对,告诉你一事儿啊。”

“啊?”艾伦疑惑的低头看他,“说。”

王宁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把手按在艾伦有些汗湿的脑袋上慢慢的揉了两把,吐露出的话语满满的都是恶劣的气息。

“我今年已经25了。”

“卧槽?!”

王宁丝毫不管站在原地被震惊的目瞪口呆的艾伦,头一次狂笑着跑出了校门。

回家去喽——

——

年龄设定大概是大二?的感觉,20岁x25岁嘛

年轻人啊,就是有活力——(沧桑脸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充话费送了个媳妇儿 

今儿没啥好说的,唯一爆点是漂亮小伙儿的日本叔叔教了他一个很污的词

污到我都不忍直视

污到谷歌都搜不出来的那种……。

真是厉害了我的叔(。

 
评论(1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