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老大和大嫂那些年不得不说的事儿》

被新晋的小天使写的文虐了,虽然都是我手贱但是依然伐开心,怒发文qwq

小短文一发完结,人设校外大佬(。)x学霸小弟视角

全程称谓老大/大嫂,偶尔出现人名

莫名其妙的故事(。

应该并不是很有意思……嗯……

——

1.

我第一次见到大嫂是在某个普通的工作日的傍晚。

夕阳时分,打完收工的我和兄弟们还有老大一起说说笑笑的往校门口儿溜达,议论着一会儿晚上准备吃点儿啥。

“我就算了,我回家吃饭。”

老大说着朝我们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看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啊,如果学校那帮花痴在的话,一定会幸福的晕过去吧。

我当时这么想到。

不过现在想来那笑容估计根本就不是给我的,说不定只是因为回忆起了嫂子的手艺。

想想老大每天带的饭,怪不得会露出那样的笑容呢。

话说,我也好想尝尝嫂子的手艺啊……

望天咽口水.gif。

2.

言归正传,就在我们前进的同时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个背着双肩背,带着一看就很书呆子气的眼镜的少年。

虽然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是平光镜,他根本不近视,但是没错,那就是我们的大嫂。

彼时我们还不知道他是我们的大嫂,我们老大永远的逆鳞以及克星的时候,自然是对他是充满不屑的。

书呆子嘛。跟我们简直就是两个极端,自然会产生厌恶之情。

所以当时我的兄弟甲这个嘴贱的玩意儿就回头瞪了他一眼,然后就此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成功的刷新了我们对于老大所有的认知。

“看什么看?有意见啊?皮痒了是吗?”

甲说。

3.

“闭嘴吧你!”

老大吓得赶紧毫无犹豫的一巴掌糊在了甲的后脑勺儿上。

话说我们当时还纳闷儿怎么回事儿来着,不过后来知道是大嫂就释然多了。

甲也是挺牛逼,威胁了老大的人,这事儿他已经吹好几年了。

不过也幸好大嫂并不介意这种事儿。

啊,当然也有可能当时他脑子里想的只是怎么收拾老大,根本没把我们几个放在心上。

不管这个,可惜我们当时的注意力都在这个眼里没有丝毫恐惧,不起一丝波澜的大嫂身上,没有看到老大当时难得一见的闪躲的眼神和僵硬的身体,但是总之少年,也就是大嫂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他绕过我们哥儿几个组成的人墙,直直的朝老大走去。

4.

“你跟我来一下儿。”

5.

这种标准的找茬儿台词我们都已经看到结果了,以为下一秒这小鸡仔儿似的家伙就会被老大拎起来,顿时笑成一团。

可谁知。

老大他,就真的乖乖的跟着那个少年走了啊……

………………。

你想啊,一一米八七大个儿,弓着背蔫头耷脑的跟在一个目测一米六几的小瘦竹竿儿后边儿。

整个儿幻想都破灭了好吗……

还有您都这样儿了就别转过头来威胁我们说不准跟过来了好吗。

根本没有威慑力啊……

所以以下就是我另外一个爱作死的哥们儿乙和甲联合带来的现场收听,简称听墙角儿。

6.

王宁没在艾伦的小弟们面前跟他甩脸子已经是很给他面儿了,强忍着满腔怒火到了没人的地方下一秒就揪住了艾伦的耳朵。

“逃·课·,嗯?”

据脸色惨白的甲回忆说,听到这句话他又想起了曾经被学霸统治的黑暗过去。

艾伦,也就是我们老大,赶紧嗷嗷的连声求饶喊疼。

据脸色惨绿的乙回忆说,听到这惨叫他又想起了曾经被家长家暴的恐惧。

咳,为了给我们尊敬的老大留点儿面儿其实上是大嫂护着他不让说,在此我们就将老大的求饶简化为一句话。

“哎呀是因为兄弟被堵了紧急事态嘛我下次不敢了宁儿我再也不敢了真的谁叫我都不去了我保证——”

7.

说实话,当时我们一众人听了顿时就有种想原地解散大家江湖再见还是朋友的心情。

不过这也没办法,老大惧内,啊不是敬爱另一半是一种多么高尚的情操。

呼,吓死我了。刚才老大从我背后路过了,差点儿被他看到。

继续说。大嫂当时不屑地哼了一声一听就知道是在嘲讽老大装疼装的不像,但是据举着火把的甲和乙还有我的亲眼所见他明显就是看见老大满身的伤心疼了所以意思了两下儿就收了手。

就是不知道大嫂要是知道了那身伤其实不是被打的,而是他自己被地砖上的坎儿绊到了地上还恰好都是掉下来的松刺儿会是什么反应。

不过据我们多年观察,还是不要告诉他为好……

毕竟老大倒霉,遭殃的基本都是我们。

所以这个事情告诉我们。

不要找一个惧内还怂的老大。

8.

又跑题了。

大嫂收手后还傲娇的说了句:“要不是出勤不够毕不了业,我才不管你呢。”

而老大的反应就更恶心了。

“嘿嘿,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此刻我绝不承认艾伦这个丢人现眼的傻逼是我老大,一个威武雄壮的汉子直往清瘦的少年身上挂,还狗腿的抱住他蹭蹭:“爱你!”

虽然恶心,但是不得不说这恩爱狗的气场一下儿给了我暴击-99999。

但是好像目睹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我有些懵逼。需要好好儿静一静。

于是我就捂着受伤的小心脏退场了,以下都是一样受到了伤害但是八卦之心更加熊熊燃烧了的甲和乙拼着生命危险给我带回来的后续,真是好兄弟啊。

9.

“滚蛋。”大嫂白眼儿一翻,手掌按着他搭在自己肩上的大脸往外推,“那我先回家了,你也别回来太晚。”

“没事儿不用,你站在这儿等我,我跟他们说声儿就回来。”

老大颠颠儿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就跑出来了,幸亏甲和乙机智的在听见‘你在这儿等我’的时候就已经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滚回来了,所以虽然可惜错过了最后大嫂的回话,但是至少保住了性命。

等老大回来之后先是从地上捡起了刚才他扔下的书包,我眼尖的注意到老大的校服领子被翻好了,扣子也被细心地扣好了。

然而当时的我们太天真,还不知道大嫂就是大嫂,所以免不了围上去一通问。

而老大一如既往地迷,留下一句话之后赶紧又风一般的跑走了。

大嫂还在拐角等他。

“没时间解释了,他还在等我,总之刚才那是你们嫂子,以后见了当不认识就行,我回家吃饭了!”

10.

“……哈……”

剩下我们哥儿几个望着老大的背影消失在街角,集体在风中凌乱。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嫂子。

惊吓八卦并存,从此我也就开启了我的老大大嫂虐狗日记的记录生涯。

毕竟,我是这几个人中唯一当过官儿的人。

小学二年级语文课代表,多么辉煌而又璀璨的历史。

当然,跟年年特优生的大嫂是绝对比不了的。


p.s.在此,如果大嫂或者老大翻到这本笔记的话。

请你们一定,一定,一定要放过我。我是无辜的。

请去找甲和乙算账,这些都是他们俩告诉我的。

他们俩的藏身地点是○港○园五号楼三层的电表间里。

此致,敬礼。

——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充话费送了个媳妇儿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