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冰洋】59

……

…………

嗯,对。各位观众老爷好久不见。

我就是内个一言不合就开学各种考试assessment还不知道为什么脑残被忽悠着参加了辩论赛的奥格。

在这里给大家谢罪了ORZ

以及忘记上文戳这里:58

——

“为啥?”

王宁笑眯眯,干净的笑容看起来莫名像只算计人的小狐狸。

“哎呀你管那么多干嘛……”艾伦明显有点儿不好意思,语气也吞吞吐吐的,“你就答应不答应吧。”

“你得先告诉我为啥啊。”王宁继续好奇脸无辜的歪头看过去。

“为啥…明明咱俩才是最内什么的吧……”艾伦小声嘟囔着去晃他的手臂,不过看王宁这幅样子不告诉他是不会有答案了。

没辙,只能撕破脸皮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

于是大丈夫艾伦只能毫无威慑力的抬手掐了掐王小宁儿的脸,语气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我内什么,咳、吃醋不行啊!……就这么小心眼儿!你拿我咋地吧!”

“你你你反正就不许跟别人关系特好…远儿也不行!”

“这跟远儿有什么关系啊。”王宁哭笑不得,他脑袋被艾伦强行掰回去了看不到人脸,听到头顶传来的带着些自私的话语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愉悦。

随即感受到的贴在后脑附近的喉结上下不安的动了动,王宁忽然觉得自己可能今天脑子搭错筋儿了。

要不然怎么会觉得,大伦儿这样儿居然还……挺可爱的?

怪事儿。

“胡说,你看你都叫他远儿。而且我好几次都看见你跟他一块儿聊得热火朝天的了,哪儿像是没关系啊。”艾伦老大不乐意的继续哼哼唧唧。

怎么说的我跟远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似的……

王宁默,心说了不知道该先吐槽哪一点好。

还有怎么感觉大伦儿跟我撒娇越来越频繁了,难不成是我这人太老成?

说到底他明明这么一大只,但是老跟我撒娇是个怎么一回事儿啊……

艾伦趁着他愣神儿的空当鼓着腮帮子又在他脑袋上磨了磨下巴,悄悄地抽了抽鼻子。

王宁身上还残留着沐浴露的香味儿,淡淡的甜香明明跟他的如出一辙,他却始终执拗的觉得不一样,好闻极了。

他不由得往下滑了滑,强忍着在王宁白皙的脖颈上啃一口的冲动才继续开口催他。

“哎哎,别打岔,你到底答不答应啊。”

王宁听完楞了一下,不禁笑的一脸得逞。不过他也知道见好就收,再逗下去估计大伦儿就该炸毛了,到时候他还得哄,麻烦死了。

“成,我答应你还不成么。”

艾伦这才松了一口气,放松了双臂。

王宁难得的没有立刻离开自己站好,而是静静地把头向后靠在他肩上继续神游天外。

他还是有些想不通,自己怎么会觉得开心呢。

按理说这种态度强硬又姿势的家伙是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啊?

算了算了,不想了。

王宁摇摇头把这个奇怪的想法甩出去,继续检查行李去了,不过没过多久在里屋不知道干什么的艾伦又出来把他搬走了。

……嗯,搬走。

“你这是又要作什么妖——”王宁被他扛在肩上不屈不挠的回头试图看到艾伦的脸。

“你先甭管,跟这儿待着。”

艾伦兀自兴奋的把他扔到床上自己先去抽屉里翻了一通,又跑出屋不知道干嘛去了,王宁一头雾水的看着他忙活来忙活去的背影,不自觉的在床沿儿上晃着腿。

愉悦的感觉还是没有消退,弥漫在心间有些微甜。

“喽*。”艾伦最后走进来抱着一堆东西径直往他怀里一堆,王宁抬了抬眉毛开始一样一样往外摘。

——CD机、一大兜子乱七八糟的零食、原本被挂在门口的大衣……还有王宁现在在读的书跟几本儿明显还没怎么被翻过的漫画书。

“你这是要让我逃难去啊。”王宁有些哭笑不得的把一堆东西放在身边儿码好,没忍住抱着艾伦的大衣蹭了蹭脸。

是他最喜欢的那件。料子摸起来特别舒服的,还特别暖和。

王宁甚至曾经无数次扬言要抱着它睡,不过最后还是败给了某艾姓人肉热水袋——毕竟衣服还是没有人暖和,尤其还是自带床垫儿功能的那种。

“嘿嘿。”艾伦挠挠脸,单膝跪上床把王宁码好的东西又摆弄乱,“反正你都拿上呗。我在家搁着也是搁着,还不如给你路上无聊能用。我衣服你就直接穿着走吧,上火车之后垫在身子底下,据说火车上的床都干净不到哪儿去。”

“行啊你,想的挺全。”王宁胡噜胡噜他的脑袋以示鼓励,然后把东西都归置归置好了照单全收,那个空空如也的书包也因此鼓了不少。

……

第二天拥挤的火车站的人群嘈杂,临走之前艾伦直勾勾的盯着王宁忽然笑了,拿肩膀撞了他一下儿。

“哎,我等你回来啊。”

王宁闻言也笑了,扑过去狠狠抱了他一下转身踏上了火车。

“嗯,你等我回来。”

——

照例带这个玩意儿 @狗肉_充话费送了个媳妇儿 

顺便一提我今天帅翻了全场(x并不是全场)同班妹子集体说想嫁给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嘚瑟脸

 
评论(1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