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冰洋】60

虽说在火车站说了像离别宣言一样的话,但实际上王宁回到家后还是按照艾妈的嘱咐打了长途电话过去保平安。

“阿姨,我到家了。”王宁说,然后就听电话那头儿一声嚎,嗓音再也熟悉不过:

——“是不是王小宁儿!”

王宁听得直想笑,电话里立马传来了一阵快速的啪嗒啪嗒的拖鞋踩在地上的声儿以及有些失真的对话声儿——再接着王宁就听见艾伦的声音从听筒里响起了,带着满满的兴奋:

“喂宁儿!”

“哎伦儿!”王宁开心的应道,“你怎么样儿?”

“还行!你不在挺无聊的,不过也还行。”艾伦不假思索的回答,语速都轻快了几分,“哎呀真可惜,你不在腾哥也不在,你俩一走就有好多人来了。我跟你说啊,常远儿他表弟今天过来玩儿了,说要待一个寒假呢,还有内谁,常思,啊就是远儿他妹,也从队里回来了,所以常叔叔说今儿他亲自下厨!”

王宁在电话那头儿听了失笑,大伦儿自从得知常远儿他爸是厨师之后就一直想拉着他一块儿上人家去蹭饭,可惜每次都是铩羽而归——厨子一般在家都不爱做饭,大家都懂的。

不过……

“等等,远儿还有个妹妹呢?亲妹啊?”

王宁表示完全想象不出来常远儿有个妹妹的话会长成什么样儿,就更别提什么表弟了。

“而且他家人什么时候这么多了?”

电话对面的艾伦吐了吐舌头,“亲妹啊!他家人其实一直都挺多的,只不过平时都不在家,咱没怎么见着过而已,据远儿自己说他到现在还记不全他亲戚的脸呢。”

“我去……”王宁黑线,不过想想那个巨大无比的四合院儿,瞬间也释然了,要不是这么多人的话那院子哪儿住的过来啊。

“至于常思思*……”艾伦回想了一下儿继续像倒豆子似的跟他一股脑儿爆料,“前两年还见得多点儿,最近两年其实我也没怎么见过她。好像说是进市游泳队儿了,反正成天也不着家,各种训练几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吃东西也都有限制,巨可怜,苦逼死了。”

“啊—”王宁拉长音调表示明白了,“怪不得我没见过。不过也没听远儿讲过啊?”

艾伦不屑的哼了一声,“就丫内操行,恨不得把他妹藏家一辈子呢,生怕让人给惦记上。而且你没发现他有的时候会突然特别努力的做值日啥的?还有就是一放学谁也不等急急忙忙就跑走了,一般这会儿十有八九就是他妹有假回家了。”

王宁默,好像还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儿。

不过大伦儿什么时候开始说脏话了?

虽然平常开玩笑会带个“你丫”怎么怎么的,不过还头一次听他带了这么明显的脏字儿。

王宁这么想的,当然也这么问了。

艾伦整个人都蒙了,立马降低了音量捂着话筒问他:“操行……是脏话?”

“……不是吗?”王宁愣愣的反问。

艾伦顿了顿,语气疑惑:

“我也不知道啊?”

“那就算了,别管了。”王宁无奈地叹了口气,“反正注意别在长辈面前说就成,万一是呢。”

“好吧。”艾伦快速而言简意赅地说,“我妈来了。”

王宁还没来得及应一句哦,听筒里的人就已经换成了艾伦的母亲。

“喂,小宁儿吧?”得到王宁的回应后艾妈才继续说下去,“打扰你俩聊天儿了哈。刚内谁常远儿来了,叫艾伦去他们家写作业。你俩要是想聊就过年内天再继续怎么样,或者等他晚上回来我让艾伦再给你回过去?”

“啊没事儿,”王宁赶紧拦住了,“过年那天吧阿姨。麻烦您转告让他好好儿写作业,要不然回来别见我。”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王宁忍不住还是笑了出来。

“哈哈好嘞!这个太没问题了!”艾妈听了也跟着乐,转头就喊,“艾大伦儿听见没!王小宁儿同学可说了啊——你要是不好好儿写作业,就别想见着他!”

电话那头立即远远地传来了艾伦的哀嚎,还有常远标志性的幸灾乐祸的笑声。

王宁听得心情也愉快了几分,礼貌的挂了电话之后半途被姥爷叫去写毛笔字儿了。

“怎么走路还蹦蹦跳跳的。”

被姥爷用毛笔杆子轻敲了下脑袋,王宁不好意思的嘟囔了几句辩解便不肯说了,老老实实拿起自己阔别已久的毛笔从描红开始“复健”。

过程不免有些手生,但他嘴角的笑容却怎么也压不下去,眼角似乎都带着要飞起来似的愉悦,和以前沉稳的样子大相径庭,却多了些应有的少年朝气和活泼。

挺好。

王姥爷摸着下巴表示欣慰,看来让他离开家人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

奥格的北京话小讲堂时间:

常思思*:其实这个应该很多地儿都应该有的吧……重复名字里的一个字儿用作昵称,常思→常思思,刘○彤→刘彤彤之类的

——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充话费送了个媳妇儿 

其实我也有点儿手生了各位多担待…(。

 
评论(8)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