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冰洋】61

艾伦:王小宁儿什么时候回来王小宁儿什么时候回来王小宁儿什么时候回来王小宁儿什么时候回来王小宁儿什么时候回来王小宁儿什么时候回来王小宁儿什么时候回来(无限碎碎念

常远:烦死了你!!(把书zhuai他脸上(嗨呀好气呀

——

寒假说长不长,说短其实也不算短,怎么着也一个月呢。

艾伦鼻子和上嘴唇之间夹着根儿笔盯着不远处墙上的年画儿挂历发呆,发现不知不觉居然还有一周就要开学了。

开学啊……

想到开学就让人忍不住撇嘴,可嘴角刚往下一弯笔就掉了,啪嗒一声儿砸在桌上,芯儿都摔断了。

他愣了一会儿才捡起笔,下意识瞟了一眼身边的人……常远嘴里嘟囔着古诗没功夫理他,头也不抬的默着老爷子刚给他留的额外作业。

艾伦神游天外的想着如果这会儿王小宁儿在的话,肯定会觉得被打扰了思路,恶狠狠气鼓鼓的剐他一眼吧?

“哎……”他不由自主的叹气。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老是莫名其妙的就会联想到宁儿,感觉自己总有叹不完的气似的?

作业虽然还差着,不过也不多了。所以艾伦放心的继续漫无目的的放空,想到王宁要回来了嘴角便无意识的翘起来,忽然觉得开学也可以是件令人期待的事情了。

“哎,远儿。”

于是他笑着戳戳常远,后者猛地回神:

“嘛呀?”

“我跟你说,”艾伦止不住嘿嘿的笑,眼底的喜悦怎么也藏不住,“王宁儿还有四天就回来啦!”

“是吗!”常远听了也挺开心,不过有些疑惑的接话,“挺好啊……然后呢?”

“嗯?没啊就跟你说一声儿。”艾伦继续笑眯眯,“你不觉得特开心吗?”

“开心是开心……”常远挑起一边儿的眉毛纳闷儿的看着他,“可是您这…也太开心了吧?”

“有吗,我没觉着啊。”艾伦忙低下头转了转手中的笔继续写作业,一副兴高采烈的不得了的样子明明再明显不过,嘴上却故作高深的说着“哎,你不懂,不跟你说了”。

我去,你也不看看你扯这都什么里个儿愣*,我懂个什么呀我?

常远这才是真·一头雾水,不过看见进屋表示也要写作业,脆生生的问哥哥你能不能给我腾地儿的妹妹顿时乐的喜笑颜开什么都忘了,赶紧站起来说来来来您来这个,请。

常远家的“重女轻男”艾伦不是第一回见识,自然也没太在意,大方的挪了半个屁股跟常远挤在一起坐,在那一瞬间莫名又想到王宁了。

要是王宁儿的话他俩就可以叠着坐了,至于远儿——

艾伦看了看常远默默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瞬间觉得常远儿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不过凭着这莫名的一股兴奋劲儿,艾伦奋战了一下午等再抬头时是他妈已经打电话过来叫他回家吃饭的时间了。

跨上车,呵出一口白气儿站在院儿门口往远处望,挨家挨户窗子里亮起的灯光让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熟悉和安逸。

……唯独后座缺了个人似的空荡。

他下一秒就纳闷儿的觉得我整天都想什么呢乱七八糟的,不过事实证明一个人的时候确实容易胡思乱想,并且情绪也会敏感许多。

这不,刚走没两步就被脖子上的红色围巾就被糊了一脸的艾伦同学就是最好的例子。

“啧,真够麻烦的。”

他低啐了一声只能半路停下调整,想像王宁那样儿把它掖进去,然而却差点儿把自己勒了个半死。

“艹…他到底怎么弄的啊?”

几次三番的忙活毫无成效,艾伦实在没忍住爆了句粗口。

心里似乎深憋着一口气,不知名的澎湃思绪快要忍不住了喷涌而出。

怎么王宁儿一不在就这么不顺啊?!

在那一刻艾伦是真的想摔车发泄喊wcnm老子不干了的,可是火大归火大,总不能跟自行车过不去啊。

受到王老师长期洗脑要珍惜物品的教育的艾伦同学几次攥紧了车把,还是硬忍下了心里的不爽果断放弃再跟死物较劲,把围脖往后一甩就骑车猛蹬——得,又被迫跟顶风较起劲来了。

沃日,怎么这么点儿背啊。回个家都这么艰难。

艾伦在心里哀嚎一声欲哭无泪的下车推着走,一边扒拉开挡着视线的围巾一边脑子里却止不住的回想起王宁一脸无奈的帮他整理围巾的样子。

习惯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围的真心可以勒死人,可是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哦对,以前他不戴围脖儿。

苦逼兮兮的艾伦回到家依旧不顺心,吃过晚饭后怨念的对着自己冰凉的被窝搓胳膊打哆嗦。这个时候分外怀念一个月前可以随意祸害王小宁儿,把冰凉的手伸进他衣服里取暖的日子。

脚下踩着的热水袋也分明是热乎的,艾伦却莫名觉得被窝里还是又冷又无聊,一点儿也睡不着。

漫画儿也不想看,作业也做完了,再次欲哭无泪的艾伦抱着枕头,在墙上轻轻比划着离人肉抱枕回归的日子还有最后四天……

——

奥格的北京话小讲堂时间:

扯什么里个儿愣*:跟扯淡其实差不多一意思……??一般都是跟大忽悠说的233例句“别跟我这儿扯这里个儿愣的,我懂。”

——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充话费送了个媳妇儿 

肝完阴阳师就已经困死了……果然是得靠肝才能继续下去的游戏吗……

 
评论(1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