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到头终有报】15

前文走这儿:

14 13 12 11 10 9 8 7 6 5 4 3 2 1

——

#已经忘记前文系列#

终于把结局改完了。

——

彼此“坦诚相见”之后两人的感情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顶峰,一起又旅行了几个月之后可谓是看遍了人间美景吃遍了各处佳肴,所以当武大郎提出结束云游,回归故里的时候西门庆自然也是全力赞成。

长久以来轰轰烈烈的旅行以散心起始以相爱结尾,终于也算是落下了帷幕,即将归于平静。

经过长途跋涉回到了家乡的两人并没有正眼瞧如今显得略微衰败但还是颇为阔气的西门宅,而是直接回了武大郎那个明显更为破败的院子。

这举动俗称,见家长。

虽然武松是小辈吧,按理说见惯了大场面的西门庆应该是趾高气扬的,但当真正站在门前的时候他还是有些紧张的抓紧了衣角,被武大郎看见之后难得主动拉过他的手来。

“没事儿的。”

他笑着拍拍西门庆的手背。

不过真正推开门之后两人发现要见的人根本就不在家,留了字条压在烛台下说是上了个叫梁山的地方,请哥哥不要挂念云云。

于是白紧张了一路的两人把家收拾妥当之后准备住几天,感受一下久违的乡情,顺便想想将来怎么办。

他们回来的时候沿路打听了一下,据说西门庆家里的药铺已经被管家做主卖空了,结算了伙计的月钱之后剩下的全都给那些个妻妾家丁们分分驱散了,现在主宅里就剩下照顾西门庆从小到大的老管家还独守阵地等着老爷回来。

“那怎么着,是你跟我搬回去呗?”西门庆问怀里懒洋洋晒太阳的武大郎,“你要不看看有什么要带的?”

“唔,行啊。”武大郎迷迷瞪瞪的应着,“反正就在隔壁嘛,而且其实也没什么要带的……我那弟弟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呢,到时候全给他带走了他回来怎么办啊。”

“也成,没有再买呗。”西门庆说着打了个哈欠把人抱起来回屋,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反正咱有的是钱。”

武大郎闭着眼随手一挥试图打到他,“败家子儿!”

西门庆赶集笑着赔好儿说都听你的,亲了亲怀里不老实乱动的家伙压着他一起睡了个午觉。

等两人睡醒了之后自然就是回归西门宅,武大郎站在西门宅的门口一时间有些感慨。

上次站在这里还是因为潘金莲儿的事儿,他冒着雨只顾闷头走路,后头跟着急急忙忙追出来的西门庆,两人一前一后的踏脏了被雨水打落飘散一地的粉嫩桃花,现在想来倒也是一种别样的巧合和缘分吧。

“愣什么神儿呢。”西门庆弯下腰趁机在人脸上偷了个香,又拍拍他的肩示意回神,揽着还没反应过来的人跨进了门槛,没走两步就碰见拎着扫帚急急忙忙赶来的老管家。

老爷子看着西门庆带回来的武大郎是一脸的欲言又止,毕竟现在他俩的传闻可算得上是传得满天飞了,谁人都能插上嘴来说上一句。哪个去外地碰巧看见他们俩当街亲密之类的传闻也不少,原本他以为又是什么往西门庆身上泼脏水的新花样儿,没想到这次是来真的。

不过他跟了西门庆这么久也是真心实意拿他当亲人看待的,这还是第一次西门庆带心上人给他看呢——虽然是个男的。

不过男的就男的吧,他喜欢就好。毕竟看两人那副如胶似漆的气场也不像是装出来的,武大郎又是十里八乡口口相传的老实人,配上他家这个实诚的小子倒也合适。

老爷子摸了摸胡子想,怎么还怪沧桑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两人这就算是正式归宅了。

武大郎心软不舍得让年迈的老管家亲自伺候他们,红着脸皮以两人想过二人世界为由让他去歇着了,自己则一手包办了所有事物,而西门庆也乐于被他伺候,见这人孝顺得紧又是一阵心痒。

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小日子过了几天,老管家低垂着眼眸主动找西门庆谈了一番话之后被两人恭恭敬敬的送走了,回到阔别已久的乡下老家养老。

武大郎那天主动回避了谈话,事后也没问他们两个到底说了些什么,只是当天晚上西门庆抱着他哭得差点儿背过气去,连声说要好好儿报答老爷子,连带着竟然当面发了毒誓要好好儿待他,差点儿把武大郎也说红了眼。

老爷子带着西门庆硬塞给他的一块儿牌子回乡下老家去了,路上西门庆还怕出事儿暗地雇了人一路护送,这事儿到此就算是完了。

——

下章完结,磨刀霍霍向新坑……。

照例带老流氓 @狗肉_充话费送了个媳妇儿 

 
评论
热度(5)